|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時事聚焦 > 深度評析 > 閱讀信息
申鵬:懷念舊社會的流沙河
點擊:  作者:申鵬    來源: 平原公子  發布時間:2019-11-25 10:17:39

 

      昨天,詩人流沙河死了,各種媒體又是一窩蜂地哀悼懷念, 很多人搬出他的作品,吹捧他詩歌水平是多么的高,多么打動人。

 

中國當今網絡上有個情況,叫做死者為大,無論這個人是誰,干過什么,只要他死了,網絡上必然是鋪天蓋地的吹捧和紀念,絕大多數人連他是誰都不知道,就一個個點蠟燭裝悲哀。這時候如果有人站出來質疑一下,發表一點不同看法,還會被人指責為:不尊重死者

我確實不尊重死者,當初褚時健去世,我和大部分媒體唱反調;這次流沙河去世,我照樣和你們唱反調。因為非其鬼而祭之,諂也

首先,流沙河的詩歌水平并不高。

其實他的《理想》之類,我小時候也讀過,以我的審美,認為他的水平,放下整個中國近現代,也只是三流水平,遠遠比不上聞一多、艾青、穆旦、郭沫若……甚至比不上后來朦朧派的舒婷等人。我也不知道,為啥他這三流半的詩歌,能夠上語文課本。

其次,咱們中國文學界,還有個說法,叫做知人論世,就是說,你讀一個人的文學作品,一定要了解這個人的一生,包括他的人生經歷、為人處世、品質道德。否則,當你讀到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的時候,大約會崇拜作者汪先生這個英雄義士;當你看到秦檜的漂亮書法時,大約會以為他是以為頗有風骨的文人。

一個人能寫出漂亮的文字,說出高大上的道理,并不能證明他就是一個好人。華山派君子劍岳不群也是風度翩翩,一口一個天下大義。

流沙河是個什么人呢?準確的說,是個懷念舊社會的人,懷念民國,懷念地主軍閥,懷念國民黨反動派,懷念美帝國主義的人。

我敢這么說話,因為我都有證據,這些證據來自于流沙河先生自己的談話、著作、文章。他為舊社會洗地,否認國民黨拉壯丁的事實,都是公開的,我不會冤枉他。流沙河先生最著名的一句名言,就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壯丁是自愿去的。另外一句是:四川省《拉壯丁》這個傳統戲劇,污蔑舊社會

 

流沙河解放前,已經13歲,他對國民黨在四川拉壯丁的情況,應該比誰都清楚,因為他父親,就是國民黨專門拉壯丁的兵役科長。

七年抗戰中,國民黨自己拉壯丁征夫虐待致死的新兵,遠勝在戰爭中死去的士兵。

【“新兵中大量死亡的準確數字絕不可能得知。一份官方材料承認,戰爭期間喪失了1867283名新兵。(國防部所屬戰史局局長19787月根據《抗戰史料叢編初集》第293頁,向我提供的信息。)遺憾的是,沒有對這個數字按死亡和逃跑的項目加以分析。國民政府的堅決支持者和蔣介石的一位知己蔣夢麟根據秘密文件估計,至少有140萬新兵在抵達他們的部隊之前死亡。《見蔣夢麟:《新潮》,第91頁》。”】

 

蔣夢麟先生詳細記述了國民黨拉壯丁的慘狀。

1、據黃平縣長云:有一湘人挑布擔過重安江時,遇解送壯丁隊,被執,堅拒不肯去,被毆死。即掩埋路旁,露一足,鄉人恐為犬所食,重埋之。湘人蘇,送縣署,詢之,得知其實”…據馬場坪醫生云:有湘人十余人,挑布擔迤邐而行,近貴定縣,遇解送隊,數人被執,余者逃入縣城報告。適一卡車至,持槍者擁湘人上車,向貴陽行駛。湘人賂之,被釋。方下車時,以槍擊斃之曰:彼輩乃逃兵也

2我在湘西、廣西的路上,屢次看見野狗爭食那些因死亡而被丟掉的壯丁尸體,它們常因搶奪一條新鮮的人腿,而紅著眼睛厲聲低吼,發出極其恐怖的叫聲,令人毛骨悚然!有的地方,壯丁們被埋起來,但埋得太草率,往往露出一條腿或一只腳在地面上,有的似乎還在那邊抽搐著,可能還沒有完全死去,便給埋進去了!在貴陽城外,有一塊壯丁經過的地方,因為棄尸太多,空氣里充滿了濃烈的臭氣,令人窒息欲嘔。

3、在貴陽一個壯丁收容所里,我曾經和廣州來的壯丁談話。我問:你們從哪里來的?他們說:廣東曲江來的。”“你們一共有多少人?他們說:我們從曲江動身的時候有七百人,可是現在只剩下十七個人了”…在這種殘酷的待遇下,好多壯丁還沒有到達前線就死亡了。那僥幸未死的一些壯丁在兵營里受訓練,大多數東倒西歪地站也站不穩。這是因為長途跋涉,累乏過度,飲食又粗劣而不潔,體力已感不支,又因西南地方惡性瘧疾流行,因此一般壯丁的健康情形都差極了

4韶關解來壯丁三百,至筑只剩二十七人。江西來一千八百人,至筑只剩一百五十余人。而此百余人中,合格者僅及百分之二十。龍潭區來一千人,至筑僅余一百余人。以上所述,言之者有高級文武官吏醫生教員,所言大致相同。戰事起后數年中,據紅十字會醫生經驗,四壯丁中一逃一病一死,而合格入伍者,只四分之一,是為百分之二十五。以詢之統兵大員,咸謂大致如是。若以現在之例計之,恐不及百分之十矣

 

 

那年頭,地方上的鄉紳地主,和國民黨軍頭們勾結,根本不把壯丁當人,因為害怕他們逃跑,甚至用鐵鎖鎖住他們,沿途不斷毆打,甚至槍殺,許多活生生的人,還沒到戰場,就被折磨致死。而他們可以吞掉軍餉和伙食費。

據原國民黨將領郭汝瑰回憶,194110月他接任暫編第5師師長時,發現前任師長戴季韜的兵一共三千多人,卻上報七千多人。不特領餉吃缺,他甚至把多報部分人的軍裝、襯衣、被蓋等全部拿去賣了。吃缺最厲害的是大米,僅一個月就可多領一萬六千多斤。這些大米賣成錢,都被戴季韜等人裝進了腰包

當年,被國民黨抓壯丁是一件極其可怕的事情,一旦被抓壯丁,就等于一條腿踏上了黃泉路,富裕人家可以用錢買丁,窮人則千方百計躲避抓丁。對此,保甲長也有辦法,白天抓不到壯丁,就在晚上派鄉丁去家里抓人;抓不到本人,就把壯丁的父母關起來,逼迫壯丁自愿當兵;本鄉壯丁實在湊不夠數,就帶著鄉丁上路亂拉商客,錢物沒收,人充壯丁,形如匪盜

美國歷史學家易勞逸在《危險的種子》一書中,做了個簡單的計算,按照國民政府公布的統計數據,整個抗戰期間,動員參軍的總人數約1600萬人,抗戰開始時,包括中央軍和地方部隊在內,中國各種武裝力量總計大約130萬人,而到抗戰結束的時候,國軍大約有500萬人,拋開其它的情況不計,那么這中間的一千萬人,就是抗戰期間中國軍人陣亡和失蹤的人數。日軍是不可能在戰場上造成這么大殺傷的,大部分壯丁,是在送往戰場之前,就逃走或者死亡了。

蔣介石曾經親口說過:1943年征集的167萬人當中,44%的人在他們去往部隊的途中就死了或者逃走。在整個8年抗戰中,那些在到達所分配部隊之前就死去的新兵總數大約有140萬人。

當然,流沙河懷念舊社會,也是情有可原理所當然的,因為他本來就是舊社會反動派家庭中的一員。

他原名叫做余勛坦,他的父親叫做余營成,是四川的大地主,擁有數百畝土地,還是四川省金堂縣國民黨抓壯丁的兵役科長

1946年,國民政府分配金堂縣壯丁三千名,流沙河的父親就私自多派兩百名,每名賣三十石,共貪污六百石。19461947兩年的壯丁安家費,全部被他們吞沒了,反而還去敲詐壯丁家屬。他搞了錢交不出壯丁時就到處亂拉,拉的金堂路斷人稀。獨子羅貨娃也被拉去了,逼死了羅的父親,氣死了羅的母親,羅本人也死在國民黨部隊,一家人都死完了。被余營成搞得這樣凄慘的,金堂又何止一家!

流沙河他爹余營成不但是四川青幫、袍哥頭子,還是民社黨縣黨部政務委員會主任,解放前夕,還和王從周(已被鎮壓)等同謀組織反共救國軍準備誓死抵抗。解放后,還千方百計地剝削佃戶,在減租退押前夕還強行收小妾。經過群眾的控訴歷數其殘害人民、反抗解放軍和國家法令的罪狀,人民政府依法把他鎮壓了

詳細內容可以參考高戈里先生的《抗戰壯丁非正常減員近千萬——駁兵役科長之子流沙河的抗戰回憶》,這里給一份目錄。

 

流沙河生長在這個官僚地主家庭里,嬌生慣養,在學校和街坊上處處仗勢欺人,打三個擒五個的,同街的都稱他九老少,連那個幫他家二十多年的老媽子李王氏,也常常挨這位少爺的拳頭。

到了新社會,我們對于這位13歲的少爺寬大了,并沒有追究他仗勢欺人的罪惡,他也翻身一變,成了新時代的詩人和作家。

然而,他內心深處,依然是反感我們這個制度和政權,他懷念的依然是當年那個可以其在佃戶、農民、奴仆頭上作威作福的舊社會,一生不遺余力給舊時代洗白。甚至認為他那個拉壯丁害人無數的父親,是無辜的,不該被鎮壓。

現在,大家明白什么是階級仇恨了嗎?階級仇恨不只是被壓迫階級的仇恨,還是地主鄉紳們對翻身農民的仇恨。

你不要覺得流沙河先生溫文爾雅地寫著些精致的文字,寫著些詩意的文字,就以為他真的是一個溫和善良的老人,真的把你我當作平等的人。他依然是大地主余營成的兒子,他依然是那個打三個擒五個九老少,只是會寫文章了,更能蠱惑人心了。

幸虧這群人如今不得勢了,人民也都在網絡輿論戰成長了起來,不然,由著流沙河們把謊話多說幾年,多重復幾遍,說不定就成了真相了,畢竟很多人不信史料,就信這些作家地攤文學啊。

我一直說,流沙河懷念舊社會,是情有可原的,因為他是舊社會的既得利益者,階級屬性決定了他的立場。

但是如今,我們中間很多人紀念他是什么意思?

一群窮苦壯丁的后人,為一個地主家的少爺哀悼?

嫌祖上受的罪不夠嗎?

本文原載微信公眾號平原公子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安卓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