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時事聚焦 > 深度評析 > 閱讀信息
駁流沙河:國民黨為反共拉夫抓丁、虐死百萬壯丁的累累血債,你洗不白!
點擊:  作者:駁流沙河    來源:察網  發布時間:2019-11-25 10:11:25

 

     流沙河這個人很早聽說過,最近微信公眾號民國史上又見他那個文章,如圖:

 

這個版本題目與早先有不同,但是還是那個文章。為了評說方便,順著這個微信號提供的文章出處,在電腦上找到了這個版本:《流沙河:美國人是我們的朋友》http://www.aisixiang.com/data/16459.html

流沙河說:

【第一件事情,大家不是都看過有一個戲叫《抓壯丁》嗎?這是40年代編的。后來政權改變以后也還演過。但最近這十多年這個戲突然一下就紅起來,根據《抓壯丁》這個戲還衍生出來很多作品,比如《王保長》等。對這一批以《抓壯丁》為首、根據《抓壯丁》這個戲衍生出來的一系列作品,我曾經提出過一個意見。當時他們那些人在《華西都市報》樓上開一個會,商議他們的版面怎樣來紀念抗日戰爭勝利六十周年。當時我就說本人堅決要求,無論你們說《抓壯丁》這個戲、《王保長》這個戲如何了不起,要求你們在紀念抗日戰爭勝利六十周年期間屏幕上我看不到。為什么呢,本人認為這個戲絕對不真實。我發表了一個說法:這個戲叫“誹謗舊社會”!當時大家聽了就笑咯(笑聲)。為什么這么說呢?舊社會自然不好,不好是因為它的社會結構不合理,而不是說當時的人都像《抓壯丁》及其系列作品里邊塑造的那個形象。那個時候的社會制度不好,但人不是那個樣子的,不是那么丑陋、因為這一切我都曾經親身見到過。】

他說,舊社會是制度壞,人不壞,所以,也就沒那么一個王保長群體。怪論:法西斯統治下能造出殺人狂魔,怎么可能蔣介石的法西斯統治造不出壞蛋?是不是這樣?稍后有材料證明。現在接著看他嘴里的抓壯丁

【我的家鄉在今天的青白江區城鄉鎮,在那時金堂縣的縣城里邊,一條好深的巷子叫槐樹街,出去有一個廟子叫“川祖廟”(音)。從我當小學生起,這個川祖廟就有一撥一撥的壯丁進來集訓,兩三個月后就開赴前線去了。這都是我這個小學生親眼見到的。這些壯丁苦得很,他們穿得稀爛,我沒有看見任何強迫,全部是招派,而且都是自愿的。這些壯丁是怎樣來的呢?當時的征兵政策,叫“三丁抽一,五丁抽二”——你有三弟兄必須要出一個去打仗,有五個要出兩個。出了以后由國民政府(縣政府)給“安家費”(用“黃谷”就是沒有碾出來的米發放),所有壯丁的家屬都領了的。這里面我所見到的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是自己去的,“拉壯丁”的事有沒有?有,我親自看見過一次,而且這一次的情況是:有個保長,他完成了任務又亂打主意,想再拉一個木匠。那天木匠收了工從房子上下來,保長就把他拉了。但是拉了以后第二天就放了,為什么呢?因為這樣子做不合法。由于當時負擔壯丁的人除了保長以外還有很多鄉長,別人都是按照規定而他完成后又胡亂來,怎么行呢?所以后來就放了。這是我見到的唯一一次。我見過川祖廟里一批批來一批批走不下數千人,這些壯丁怎么可能都是強迫拉來的呢?拉來他不跑嗎?很容易他就跑了,那個廟子幾面都是空的。這些壯丁非常苦、非常慘,我們四川的三百萬壯丁幾乎都是農民。全部是這些最窮苦的老百姓。而且這中間我沒有看見過逃兵。逃兵有沒有?有。連正規的兵營都有逃兵,但怎么能拿這跟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來比呢? 】

說壯丁們都是自愿的,這個可能么?這在抗戰初期是可能的,畢竟打著抗日的旗號。中國百姓識大體,是可能自愿從軍的。但是這樣的可能絕不是百分之百心甘情愿,而是有種很兇狠的制度在催逼,如果你不自愿,一大群人會跟著你倒霉的。這是個什么制度?這就是萌芽于先秦時期、基本定型于秦漢年代、漸進成熟于隋唐五代、最后正式確立于兩宋時候的保甲制。這個制度經由元、明兩代完善,最嚴密、成熟于清朝。在晚清、民國初年在民主呼聲下,作為專制的產物一度被廢止,但是到19274·12后,蔣記民國把堅決反共定為最高國策后的1928年,這個腐朽專制的保甲制度又死灰復燃,成為蔣記民國加強農村控制的一種地方自治工具。這個工具的兇狠之處在于其中的聯保連坐罰則。具體到流沙河說的,蔣記民國在抗戰時候的大后方(四川)來講:十戶人家為一甲,設甲長一人,督令內各戶完成官府的差派。十為一,設保長一人,督令內各完成官府差派。這制度在保內施行連坐制,一人違反官府法條,全家受罰;一戶受罰,內其他各戶跟著受懲治。(據冉綿惠、李惠宇著,四川大學出版社《民國時期保甲制度研究》20054月、上海辭書出版社《中國歷史大辭典》2108頁 )。打個比方:如果抽丁當兵的指令下達到某戶,這一戶壯丁逃亡的話,這家人的其他男丁要頂補,或者無男丁,家中老弱婦孺要吃官司。順帶著其余同的九戶人家也要吃官司蹲大獄。

所以說,流沙河口中的抗戰時期的四川壯丁是自愿當兵,這倒沒說假話,但是,這樣的自愿是有這么一個兇殘的專制制度在催命殺頭似的緊跟著。流沙河不說這些赤貧者為什么要自愿當兵,怎么說也是那個時候過來的人,怎么不知道保甲制的兇殘?就算當時他還是個小鬼(川人方言)不懂事,可是老一輩人就沒說到這個?

這個連晚清都要扔棄的保甲制何以在共和時代的民國死灰復燃?原因首先在于反共,蔣介石在1929913日的一通訓話里說得明白:

【近來各省長官鑒于共匪之不易剿除,輒以為軍隊單薄所致,常謂非有若干之兵力,不能維持某處治安,此種心理,實為謬誤。以兵治匪,僅為治標救急之圖,絕非正本清源之計,有時匪患猝至,誠非調集部隊迅速進剿不易撲滅,然常有兵至則匪去,兵去匪又來,清匪之道,實別有在,有紀律之兵亦僅能止匪擾害,不能絕匪之根誅。軍隊集中訓練,則配布難周,仍易為匪所乘,分散布防,則紀律易弛,且將與匪同化。故以兵治匪,乃不得已而為之,非可恃為長久治安。欲絕匪之根誅,仍宜由舉辦保甲清查戶口入手,人民能自動防匪,而匪徒不能混跡于鄉村城市之中。茲由政府頒布鄉鎮自治施行法及清鄉條例,并限期清查戶口,通令各省辦理……(前引書《民國時期保甲制度研究》63頁)】

為配合剿共,蔣記民國首先在江西、湖北、河南開始舉辦保甲。保甲制度所到之處,都是百姓遭殃之所。但是,保甲制度仍在全國強力推行。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后,中央紅軍開始長征,蔣氏借圍堵紅軍,將勢力滲入四川,也把保甲制推行進四川。全面抗戰爆發后,蔣氏狼狽入川,為了更強力地控制四川人力、物力進行所謂抗戰,蔣氏在四川更加強力推行保甲制度。這時的保甲制度,反共任務不變,但是敵偽退居其次,新增加的其他任務居首:

【舉凡征兵、征工、催科、派款,各種煩難工作,無不責成保甲辦理(前引《民國時期保甲制度研究》181頁)】

在這新任務里,征兵是保甲制度頭等大事,而征兵的效率也全由保甲中的聯保連坐罰則保證。流沙河所謂的壯丁自愿當兵,就是在這個專制制度催逼壓迫下,貧苦百姓不得已的選擇。這些自愿入伍的壯丁們的命運是悲慘的,在費正清、費維愷編著的《劍橋中華民國史·下》568-569頁上寫得明白:有大大超過100的新兵死于從家鄉到服役部隊的途中,原因,不被當人看待。文繁不引,各位看圖片文字:

 

 

把繩索套在脖子上一路前行,不得不在路邊的泥坑里喝水,這是對待人的法子?分明是在對待牲畜么!

在注文中,這個大大超過100的新兵死亡人數是140萬:

 

百萬以上的青壯年尸體就是這么倒在去抗戰的路上,那么,說這些路是白骨鋪就的,實不為過!我們再回看流沙河對壯丁自愿從軍的回憶,是在造謠呢還是在口述歷史?

這些壯丁即使到了服役部隊,他們的命運同樣悲慘,或者生生餓死,再么被疾病折磨死,同樣在《劍橋中華民國史·下》說得明白,文繁不引請看圖片:

 

 

 

如圖片中所示文字,大后方的壯丁是為了抗日當兵的,但是很多人是被國軍給虐待致死的,這樣的悲慘命運絕對不可能被包裹得嚴實,總會被傳回家鄉。那么,當兵做國軍死路一條就是百姓共識,盡管有保甲制的酷烈,但是到后來逃丁、拒服兵役也就是常態,那么,《抓壯丁》就成為當時現實的活劇。王保長們上躥下跳有了表演舞臺!王保長的嘴臉就是所有國統區保長的臉譜和共相。壯丁抓壯丁這些詞代表的歷史事實絕不是流沙河說的那樣溫情脈脈!

不過,他總算還承認了:壯丁們苦得很,他們穿得稀爛壯丁非常苦、非常慘,我們四川的三百萬壯丁幾乎都是農民。全部是這些最窮苦的老百姓

當兵打仗成了貧苦百姓的專屬,富家子弟、官宦子弟與戰場無緣!這和圖片上文字說的原因正相符:

【有錢有勢的人逃避征召,而無錢無勢的國民被強征入伍。征兵的軍官們往往甚至連你抽簽的手續都不顧。有些農民簡直是在田里勞作時被抓去的;另有一些則是被捕去的,那些不能買通路子出來的人于是就被編入軍隊。】

這里頭既有王保長們上下其手,也有國軍軍官在做土匪勾當。所以說呢,關于抓壯丁這個事情,流沙河在胡說八道!流沙河在他的回憶里還生造了一個木匠當兵的橋段,證明舊社會沒有王保長。這里用蔣介石的一次講話概要抽他臉,這個講話是蔣氏在四川省訓練團地方行政干部訓練班第一期開學訓詞中對保長們的通病做的訓斥,其中第四條:

【第四是在征兵和派工上苛派濫索。蔣介石指出,一般鄉鎮長和保甲長往往操一鄉一鎮執行政令之權,普通派工和征兵,都是由他們經手。所以一般惡劣貪殘的,就可以憑借機會,勒索窮戶。對于一般有權有勢的人,不僅有力可以不必用力,有錢也可以不出錢。對于無勢貧民,則苛派濫索,毫不顧恤。(前引書186頁)】

有權有勢者,在征兵上不出人也不出錢,他們的負擔就轉嫁到窮人身上。這轉嫁的勾當,不就是王保長們干的?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安卓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