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時事聚焦 > 深度評析 > 閱讀信息
辛有東:“法律黨”亂香港,對中國意味著什么?
點擊:  作者:辛有東    來源: 紅色文化網  發布時間:2019-08-16 10:04:46
 

1.webp (6).jpg

香港非法"占中"發起人戴耀廷獲保釋,此前判16個月監禁。據香港東網8月15日報道,戴耀廷此前就定罪和判刑提出上訴,今天,他在香港高等法院申請在上訴期間保釋。上訴庭副庭長麥機智聽完陳辭后,批準戴耀廷以10萬港幣保釋。

 

1.webp (7).jpg

上訴庭副庭長麥機智(港媒圖)


老百姓的利益需要是用法律打擊罪犯,使人不敢犯罪。“法律黨”的利益需要是用法律保護罪犯,使人不怕犯罪——沒人敢犯罪了,“法律黨”吃什么?

 “法律黨”自己也不否認這一點——當然,不會那么赤裸裸地直接宣布要保護罪犯,而是很技巧地聲稱“保護客戶”。實際上罪犯只要有錢又肯出錢當上客戶,自然就在保護之列,人家就可以既當婊子又立牌坊,既保護了罪犯又避免承擔保護罪犯的惡名。賀衛方早就宣布律師即使知道客戶殺過人也不能揭發:“你的客戶跟你說,他們只知道我搶了銀行的錢,不知道我去年殺了兩個人。你怎么辦呢?你作為道德那么美好的律師,是不是要去揭發呢?不,絕對不能揭發”。陳有西說:“律師的責任和道義,不是檢舉罪犯和指控罪犯,而是合法地用國家法律保護他”。陳有西最近又重復了這一原則:“如果委托人因為故意傷人請律師,結果律師發現他之前還殺過人,那會要報案嗎?——不能。”(陳有西微博,2019年7月31日)

1.webp (8).jpg

這樣的利益關系決定“法律黨”跟犯罪暴亂是歡喜冤家,相輔相成,剪不斷,理還亂,明為水火,實為伴侶。“法律黨”勢力大的地方犯罪暴亂一定猖獗,“法律黨”勢力越大,犯罪暴亂越兇。


美國“法律黨”勢力龐大,所以美國暴力犯罪成了家常便飯,動不動就槍擊血案,城市越大天黑越危險。

中國大陸“法律黨”不能一手遮天,所以中國大陸最安全,大城市也不例外。

香港暴亂則是最新最典型的例子。

香港早已實現了大陸“法律黨”的夢寐以求:
——大陸“公知”、“法律黨”極力主張的一切,香港都有——“司法獨立”、“法院與法律人應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法指揮槍”、“依法治國,首先是法律人治國”、“律師的執業目標是對公權力進行制約和抗衡”、“普世價值”、“憲政民主”、“多黨制”、“新聞自由”、“人權高于主權”、“取消死刑”......

——大陸“公知”、“法律黨”深惡痛絕的一切,香港都沒有——沒有共產黨的領導、沒有政法委、沒有“我們的制度設計有那么多的原罪”、沒有“百年中國,很多十字路口我們都選錯了路徑”、沒有“基礎制度設計上的先天病灶”、沒有“中國的近代法治進程,到1949年中斷了”、沒有“蘇聯法對中國法的奠基性影響”、沒有“馬克思把整個人類錯綜復雜的歷史都簡化為階級斗爭史”、沒有“階級斗爭階級分折觀念毒害了幾代中國人”、沒有“蘇聯輸出革命、蘇俄思想俘虜”、沒有“狼奶喂出來的”、沒有“階級斗爭精神與生俱來。深入骨髓,自己感覺不到變態和不正常”、沒有“搶劫理論已經深入人心”、沒有“暴力革命下的殺人瓜分重新分配”、沒有“黨的組織在中國不可訴,這種行為不受司法審查監督,已經產生嚴重后果”......

按照“公知”、“法律黨”的邏輯,如此“完美”如此“理想”的法制天堂香港早應該成為路不拾遺夜不閉戶的人間天堂君子國才對,怎么會鬧暴亂,而且如此猖獗?

香港暴亂不僅打破了“法律黨是犯罪克星”的神話,更提出了一個極其嚴肅的問題:如果“司法獨立”、“法院與法律人至高無上的權力”被“法律黨”用來干壞事,那怎么辦?


 “公知”、“法律黨”總是說,“法律黨”決不會干壞事——“精英”貴族,優秀高等,正義代表,光明象征,良知集合,道德楷模,完美無缺,好得沒屁眼。因為“法律黨”不會干壞事,所以不需要被領導被監督,不需要共產黨的領導,不需要政法委。因為誰也沒資格管“法律黨”,所以必須“司法獨立”,必須“法院與法律人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

香港暴亂用活生生的事實證明,“法律黨”不僅會干壞事,而且壞起來能壞得沒邊——這場大騷亂是香港“法律黨”最先蓄意挑起來的,是香港“法律黨”煽動擴大的。是香港大律師工會、香港律師會最先把修改逃犯條例這樣一個具體的刑法修正問題歪曲一場政治陰謀——“破壞香港司法獨立”、“人人被送中”、“中央政府會利用條例涵蓋范圍羅織罪名任意拘捕和引渡身在香港的人士,令被引渡人遭受不公平的審判,使逃犯條例成為政治打壓的工具”、“中國政府的目的是要嚇唬讓我們,讓我們不敢說話”、“破壞香港人權自由”......這些聳人聽聞如果出自他人之口,不會迷惑那么多人。正因這出自香港“法律黨”這些號稱“代表正義”的“法律權威”,才會讓那么多人深信不疑,一煽就動。

香港暴亂與外來勢力的干預密不可分,但外因要通過內因起作用,外來勢力要通過內應起作用。香港“法律黨”就是最得力的內應——沒有他們以法律權威的面目率先發難并給暴亂提供理論根據和道義借口,外來勢力不可能那么輕易煽動那么多人上街騷亂。

事實真相別人可能不清楚,香港“法律黨”不可能不清楚,因為事情就是從他們那起源的——香港罪犯臺灣殺人,因香港現行法律漏洞導致香港當局無法按殺人罪起訴罪犯,被按其他輕罪起訴的罪犯很快將出獄。受害者家屬大力催促要求趕在罪犯被釋放前修改“逃犯條例”——2019年2月12日,受害者潘曉穎的母親召開記者會懇請香港政府盡快修訂《逃犯條例》,將兇手陳同佳繩之以法。這完全是一個由香港刑事案件引發、香港受害者推動、香港特區政府順應民意的純粹的香港刑法修正舉措,大陸中央政府根本就沒有參與,更談不上陰謀。

不僅如此,香港“法律黨”不可能不清楚逃犯引渡條例草案經過香港特區政府一讓再讓(剔除了9項商業和個人罪行、把引渡的門檻由公訴判入獄1年以上的罪行提高至3年以上、后來又提高到7年以上),已經足以確保避免被濫用,確保只有重大刑事罪犯才會被引渡。

如果香港“法律黨”有半點實事求是,半點為香港利益著想,也不會明知逃犯引渡條例的來龍去脈還一口咬定是政治陰謀,明知一再修改過的條例只可能用于引渡刑事重罪還繼續堅持“人人被送中”、“中央政府會利用條例涵蓋范圍羅織罪名任意拘捕和引渡身在香港的人士,令被引渡人遭受不公平的審判,使逃犯條例成為政治打壓的工具”之類聳人聽聞。

香港鬧暴亂,修改逃犯引渡條例一下子泡了湯,嚴懲殺人逃犯想都不用想。如果香港“法律黨”真的追求打擊犯罪,怎么可能允許這種情況出現?

從不見香港“法律黨”譴責香港暴亂,從不見他們公開表態說,持續了幾個月街頭暴力、打砸搶燒、暴力襲警、破壞公物、侮辱國旗國徽、沖擊中央政府機構、蠻橫干擾市民生活、侮辱不同意見者、挖人祖墳、煽動暴力威脅別人生命安全等行為是違法犯罪。不但不譴責,反而公然支持包庇暴徒:
——硬說不是暴徒咬掉警察手指,而是受害者“主動把手指塞到對方口中”,法官迅速準許罪犯以1萬元保釋。

——允許參與街頭暴亂的飛機駕駛員繼續開飛機自由出入香港。

——對襲警打砸搶的暴徒從來不重判,經常轉身就放。

——親自出馬直接上街支持暴亂

香港“法律黨”不是第一次如此,而是一貫如此,回回如此:

——占中運動中向警務人員潑屎尿挑釁并暴力拒捕的暴徒僅被判監禁5個星期且獲準用300元保釋,而制服暴徒的7名警察被判刑2年。

——沖擊香港駐軍軍營的港獨暴徒僅被判入獄兩周還緩刑一年。

——借口“司法獨立”推翻《基本法》、煽動“反二十三條”大游行,不準把叛國算犯罪,不準把間諜算犯罪。

——借口“司法獨立”推翻人大常委會對《基本法》的解釋、制造出“雙非兒童居港權糾紛”、煽動香港居民對大陸的仇視......

如果香港“法律黨”真的“公平公正”、“政治中立”,真的為香港利益著想,真的要打擊犯罪維護法制,能一貫如此包庇暴徒犯罪嗎?就憑這,就可以知道所謂“法律黨代表正義不會干壞事”之類多荒謬。

香港暴亂不僅證明“法律黨代表正義不會干壞事”之類是何等荒謬,而且證明沒有任何制約的“司法獨立”、“法律人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是何等危險——居心不良又“司法獨立”、“法院與法律人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結果是香港“法律黨”煽動起暴亂來誰也管不了,誰也止不?。?/section>
——因為“司法獨立”,所以香港“法律黨”誰都不尿,管你是特區政府還是中央政府,老子一概不認賬。因為“司法獨立”,所以立法系統可以對抗行政系統和執法系統,香港“法律黨”可以對抗香港特區政府和香港警察系統,哪怕是大陸中央政府也照樣對抗不誤。

——因為“法院與法律人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所以擁有這個權力的香港“法律黨”煽動起暴亂來所向無敵——其他人說刑法修正案是政治陰謀許多人未必相信,未必響應煽動上街騷亂;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的香港“法律黨”說是政治陰謀,迷信“法律黨”的人自然相信,自然響應煽動上街鬧事。

——因為“法院和法律人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所以擁有這個權力的香港“法律黨”包庇起犯罪暴徒來得心應手——不管香港“黑衫黨”法西斯暴徒如何打砸搶,總是警察前腳抓,香港“法律黨”后腳放,暴徒施暴不但不受懲罰,反而能得到“英雄”般喝彩,氣焰愈發囂張。

香港暴亂實際是香港“法律黨”利用不受制約的“司法獨立”和“法律人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發動政變——說是“民意訴求”、“直選特首”,實際就是香港的"死磕律師"帶頭煽動推翻特區政府。

香港“法律黨”能如此,其他地區的“法律黨”為什么不能如此?客觀規律放之四海而皆準,不管在哪里都一樣。只要沒有任何制約的“司法獨立”和“法律人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就給了“法律黨”隨時隨地發動政變動亂的能力,也給了“法律黨”有隨時隨地引狼入室請外國勢力干涉本國內政的資格——只要宣布你非法,就可以剝奪你的合法性,從而制造政變動亂,也可以給外國勢力提供在“人權高于主權”的名義下出兵干涉本國內政的借口和根據。

——巴基斯坦前總統穆沙拉夫被該國“法律黨”發動的政變推翻。

——利比亞政變,第一個宣布脫離政府投奔反對派陣營的是卡扎菲的司法部長賈利勒(后為全國過渡委員會主席)——又是“法律黨”。

——敘利亞動蕩,第一個宣布脫離政府投奔反政府陣營政府官員是司法部長——還是“法律黨”。

——突尼斯政變,宣布通緝前總統本阿里以及家庭成員的是司法部長。

——埃及政變,宣布禁止穆巴拉克及其家人離開埃及,并凍結他們的所有動產和不動產的是總檢察長。

......

其他國家“法律黨”能如此,中國大陸的“法律黨”更能如此。只要看看大陸“法律黨”對香港暴亂的態度就可見一斑——對香港暴亂,一貫到處指手畫腳事事都要露一臉的中國大陸的“法律黨”譴責過嗎?說過這是非法暴行嗎?這是典型的行為藝術,此時無聲勝有聲,用沉默表示支持。

更有甚者,千方百計轉彎抹角公然美化香港的“公知”“法律黨”——就在香港“公知”、“法律黨”鼓吹“8月5日香港三罷”的前夕,大陸知名“法律黨”在微博上宣布他們是“循規蹈矩派”、“是政權的合作者”、“不是反抗者”、“應該依靠他們。”(“【現代社會的律師角色】律師是天生的保守派、循規蹈矩派。因此,任何國家的律師,都是政權的合作者,而不是反抗者。因此,法治成熟國家的律師,從政的特別多。執政者也都離不開律師的支持和幫助”——陳有西微博,8月3日 18:14)

1.webp (9).jpg

如果大陸“法律黨”獲得不受制約的“司法獨立”和“法律人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肯定把香港暴亂的一套搬到中國大陸,把敘利亞利比亞的悲劇肯定在中國大陸重演。

只要“司法獨立”和“法律人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法律黨”即使不鬧政變,也足以讓整個社會吃不了兜著走:
——像唆使一個老太太無端生事,控告大陸向香港單方面輸送利益的“港珠澳大橋”的環境評估有問題那樣(此舉導致工程至少延后好幾個月,浪費65個億)那樣,唆使隨便什么潑皮無賴給中國大陸任何建設項目搗亂。高鐵,機場,高速公路,青藏鐵路,跨海大橋,登月計劃,航空母艦....任何項目都可以被“法律黨”利用至高無上的權力隨時隨地用任何名義叫停,讓“法律黨”在沒完沒了的扯皮過程中撈得盆滿缽溢,整個工程一拖多少年,不拖黃也賠慘了,而一切損失全部由國家社會買單,“法律黨”半點責任不負。

——像香港一樣規定叛國不算犯罪,間諜不算犯罪,“阻礙執行軍事職務不判死罪”、“戰時造謠惑眾不判死罪”、“非暴力犯罪不判死刑”、走私假幣、偽造貨幣、集資詐騙不算死罪、“組織賣淫”、“強迫賣淫”不算死罪。

——接受“南海國際仲裁”,“釣魚島國際仲裁”,“臺灣國際仲裁”。

現在大陸“法律黨”雖然權力還不夠大,還沒有徹底實現的“司法獨立”、“法律人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但已經讓大陸老百姓領教他們的厲害了:
——碰瓷橫行,看到老人摔倒不敢攙扶,因為一句“不是你撞的,為什么你要扶她去醫院”。

——不敢制止犯罪,因為罪犯搶劫遭遇抵抗慌忙逃跑時失足墜樓喪命,受害者反而被判負責。

——不敢見義勇為,甚至不敢正當防衛,怕被扣上防衛過當的罪名。

——警察不敢對阻攔高鐵的潑婦強行執法,怕被扣上粗暴執法破壞人權的帽子。

——污蔑否定英雄烈士肆無忌憚,因為"死人沒有名譽權"。

......

“長臂管轄”則是“司法獨立”和“法律人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的登峰造極——因為“司法獨立”,所以誰也管不著,你的主權也管不著。因為“法律人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所以我可以跨國執法,可以人權高于主權,可以法律綁票。法國阿尓斯通的前高管已經被綁了票,華為的孟晚舟正在被綁票。

香港暴亂,罪魁禍首首推香港“法律黨”。

看看今日香港,看看大陸“公知”“法律黨”的立場,就可以知道“公知”、“法律黨”的那一套,尤其是沒有任何制約的“司法獨立”和“法律人享有至高無上的權力”對中國意味著什么!

 

(來源:昆侖策網【授權】,正文轉自“紅色文化網”)

 

2.webp.jpg

 


 

【昆侖策研究院】作為綜合性戰略研究和咨詢服務機構,遵循國家憲法和法律,秉持對國家、對社會、對客戶負責,講真話、講實話的信條,追崇研究價值的客觀性、公正性,旨在聚賢才、集民智、析實情、獻明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歡迎您積極參與和投稿。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請看《昆侖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040252.live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安卓捕鱼达人 甘肃11选5遗漏值 明星上海麻将苹果版下载 大地棋牌官网版 欧联杯 闲来广东麻将软件下 波哥一波中特 深圳福彩中福在线 网上什么软件赚钱 658十一运夺金走势图 伊利股票k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