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企業參謀 > 戰略發展 > 閱讀信息
任正非回應劃水事件:改革不宜大風大浪、大起大落、波濤滾滾,要靜水潛流
點擊:  作者:胡玲 任正非    來源:昆侖策網【授權】  發布時間:2019-11-07 09:42:17

 

1.webp (1).jpg

 

近日,一位名叫胡玲的華為員工在心聲社區發布五千字的實名帖《研發兄弟們對不起,我盡力了——實名來自2012人力資源部》,投訴HR上級,舉報其不作為,該事件在華為內部掀起滔天巨浪,并且輿論基本是倒向一邊。讓人想不到的是,此事引起了華為CEO任正非的關注,但他不僅沒有捂蓋子,還親自寫按語,將此事向全社會公開。

 

任正非在按語中說:
發現一件事、一個人的不合理是容易的事,解決全局平衡的紅軍要動許多腦筋。要互相寬容、互相理解;我們的干部、HR要虛懷若谷,聞過則喜,注意方法。

 

任正非還特別強調,
戰時時期不宜大風大浪、大起大落、波濤滾滾,改革要靜水潛流。

 

1.webp (2).jpg

 

轉發心聲社區發帖《研發兄弟們對不起,我盡力了——實名來自2012人力資源部》

 

按語:

 

1、實名投訴是公司管理民主的一個好現象,我們要支持保護當事人,當事人要堅持實事求是。心聲社區是羅馬廣場,大家可以充分表達不同意見,就事論事,基于事實和證據,不能臆想和猜想,也要注意保護被投訴人與公司業務無關的隱私。員工討論應集中在內部社區,不要輸出到外部社區去干擾社會,人家也要生產。

 

2、三十年來公司從一毛不毛發展到今天走向世界前列我們的員工,特別是研發員工,都是干得非常好的;我們干部和HR也是非常努力的,這是基礎藍軍只攻其一點,紅軍要統籌全局,顧及方方面面,又要進攻又要防御,要困難得多。例如,給19.4萬人發工資、評獎金、配股票、調整職級、進行分類分級的考核,都是一件很難的事情,當然也有不盡公平,我們要換位思考一下。發現一件事、一個人的不合理是容易的事,解決全局平衡的紅軍要動許多腦筋。大家要互相寬容、互相理解,協商溝通調整。

 

3、我們的干部、HR也要虛懷若谷,聞過則喜,注意方法。戰時時期不宜大風大浪、大起大落、波濤滾滾,改革要靜水潛流。
 

報送:董事會成員、監事會成員

主送:全體員工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五日

  
胡玲原帖全文:

 

2017年2月碩士應屆優招14級入職,我懷著所有工科學生的夢想“工程師改變世界”來到華為,成了一名光學工程師。偶然的機會,在2019年4月轉入2012人力資源部,成了一名“員工活力體驗官”。

 

“員工活力體驗官”所涉及的公司發文,我不知道反反復復看了多少遍。我一心想著能為研發兄弟們發聲,身體力行的改善公司的工程師文化,發現問題、推動問題解決。領導常常告訴我,我面對的群體是2012實驗室2.5w+研發員工,我一刻也不敢懈怠。每天睜開眼,想的都是怎么去解決問題,改善研發兄弟們的體驗。

 

5月到8月,我進行了一系列的嘗試,有的被領導否了,有的可以開展。用公共郵箱給大家發全員郵件,收集問題,用espace一個一個回復,一個一個解決。我只有一個人,發一次全員郵件,收到70多個問題,我整理記錄就要1周。由于我只有14級,好多問題解決的時候,推不動,所以我想辦法申請了一個“2012員工活力體驗”的espace組織賬號,隱去了我的個人信息。領導說個體問題太繁雜了,行政問題太多,人力資源領域的問題太少,要針對重點問題和重點人群寫專題報告,像人力資源秘書處一樣。我也做,只不過我只有一個人,二層院和研究所的體驗官,都是兼職的,這部分工作并不是他們的主要績效來源,我是體諒的。所以我頂住領導的壓力,從來不派發強制的“作業”給他們,我來做就好,畢竟我是專職的,我的時間都是屬于這個崗位職責的,我常常跟研發兄弟說“我掙的每一分錢都是研發兄弟們產的糧食”。7月份寫的一個報告《博士生存狀態和訴求》,還被部門獎勵了500塊錢,轉崗績效B+。截止到7月末,我共計收到了193個問題,推動解決了100+。組織上不認可我這種工作方式,讓我暫停了這部分常規問題的收集。

 

8月開始,我和“體驗官”業務一起被調整到員工關系組,領導承諾說給我找個幫手,一個人實在做不過來。8月底,西研所高雁,資深hr正式作為我的搭檔加入了“體驗官”的隊伍。我很開心,之前申請幫手這件事就是我“越級”上報,偷偷求助領導的,他非常好并沒有責怪我,還立刻就答應我了。

 

進了員工關系組,又增加了一個伙伴,我滿腔熱情卻突然被兜頭一盆冷水澆滅了。這個高雁在第一次見面后,就火急火燎地拉著我和文員mm開會,美其名曰分工,崗位所涉及到的所有子任務不是分給我就是分給文員mm,我突然醒悟“這大姐是來當指揮的”。而且她在會后就跟員工關系組長楊瑞鋒打電話說我不適合這個崗位、我挑活。我挑活?我一個人做了幾個月,沒有文員支撐,所有的輸出、試探都是我一個人完成的,我用得著挑活嗎?我挑活的話,這個崗位還能做到今天嗎?我多次跟楊瑞鋒核實我和高雁的關系,是否是上下級,如果是的話我沒意見,他都明確表示是合作關系,不分上下級。幾番溝通都沒有好結果,最終按照工作我負責下半年的7個專題調研,深度參與3個;她負責溝通渠道的建立和常規問題收集和解決閉環,還有什么一大堆的機制建立,就是安排大家干活,我們還有研究所和二層院的15個兼職“體驗官”。我覺得可以,不知道工作的全貌,我也無所謂,我專心做專題,解決一個問題算一個問題,只要能改善研發兄弟們的工作體驗、提升大家的效率,我做什么都可以。崗位職責如此重大,我雖不才卻一刻也不敢懈怠,我是研發出身的,深知研發有多苦,個人能力有限,沒能跟兄弟們并肩作戰,轉崗后也不敢瀆職。2012人力資源部在深圳F1-19樓,這里遠離炮火硝煙,這里鶯歌燕語,有30多個hr,40多個文員mm,還有ssc支撐過來的20多個文員mm。這里每周都有民主生活會,這里經常搞活動,看電影,這里的小姑娘穿著漂亮的連衣裙、10cm的恨天高。

 

跑題了,再回來哈。常規問題的收集是高雁負責,這大姐閉關修煉了一個月,寫出來一份工作機制,我是在會議紀要中看到她所謂建立的溝通機制就是把我之前的espace賬號上交出來,由我、文員mm和她一起三個人輪值,再配合公共郵箱進行宣傳。核心跟我之前的運作方式并無不同,只是現在3個人輪值。我考慮到之前的espace賬號是我自己用的,上面有很多聊天記錄,有的涉及主管問題,而且我跟員工有承諾絕不會給別人看,短時間內無法一一刪除,所以就跟楊瑞鋒和高雁商量著能不能再申請一個公用,我這個還是我自己用。楊瑞鋒尤其不同意,說除非我之前的回復有什么不得體的,否則沒什么不能公開的。我沒辦法同意,我個人的隱私我無所謂,但是面對研發兄弟我是承諾過的,絕對不會將他的個人信息泄露給他人。hr體系早就沒什么誠信了,還記得以前楊瑞鋒給我當導師的時候,不經意的提過“應該看看反饋問題的人是誰,天天有時間在這琢磨班車食堂的,清退了算了”。我非常非常詫異,原來在收集問題的時候大多數兄弟都反映食堂班車問題,還很忐忑地問我“沒事吧,我這樣說”,我覺得吃好才能工作好,都拍著胸脯保證“戰時優先滿足戰士的需求,放心哈”。但是現在他要我的賬號密碼,我怎么敢給呢?我一直說“如果您不讓我用,那我保證一次都不用了,行嗎?”他還是不同意,說是不上交就提電子流取消之前的賬號。我沒辦法,一一給兄弟們回復“本賬號即將取消,有問題請聯系胡玲41265。不便之處請見諒。”

 

收到好多回復,其中一個讓我淚奔“本賬號取不取消沒關系,只要胡玲還在,員工體驗就很好!”

 

再說回專題,由于體驗官的其他工作高雁不讓我介入,除非是像文員mm一樣給她干活,所以我下半年的工作只有專題報告。我覺得做好了也是一樣的。現在正在做的是《加班洞察》,下一個是《績效管理》立項匯報的當天,楊瑞鋒拍著胸脯跟領導說“BCM的項目都結項了,加班數據早就降下來了。”我很詫異,還沒開始調查呢,怎么能瞎說呢?通過數據分析,發現今年的加班比去年嚴重的多,而且還在升高。前段時間某研究所出事情了,我很擔心兄弟們的身體,希望能給大家帶來點幫助,改善大家的狀態。加班多的個人也分析了,也訪談了;加班多的團隊也分析了,也訪談了,一共訪談了33個人,我一個人訪談了20多位。報告早就寫好了,他一不審二不發,放在那里好久了。

 

楊瑞鋒還是不滿意,要求我把訪談紀要和名單全部上交。上周在某hr的考軍長問答中,他得意洋洋的說他識別到一個問題“有的員工假裝自己加班,去健身房鍛煉了,8點40才回到位置上,假裝熱火朝天地工作。這種情況往小了說叫考勤造假,往大了說就是業務造假。”“勸大家不要小看了考勤數據,只要認真挖掘,這里能挖出大問題的。”然而我十分不認可。兄弟們占用自己休息時間免費加班,一不給錢二不給調休,難道運動一下也不行嗎?如果不可以,那公司為什么要建這么多健身房呢?我不同意交名單,因為訪談紀要里面還有幾個敏感問題,我跟被訪談的兄弟說好了:保密。我說只能交一樣:訪談名單或訪談紀要。他不同意,一言不合,我們就吵翻了(20191018),最終他惡狠狠地丟下一句話“好好想想吧”,上一次這樣說是讓我交出espace密碼的那一天,我沒辦法“我不干了也不會交的”。之后的幾個小時以內,他給別人施壓,電話逼我交出名單。我深知沒辦法抗衡,只能縮在19樓的樓道里,一邊哭一邊給大領導寫郵件:干不下去了,不行的話我辭職,我也不會交的。我解決不了兄弟們告訴我的問題,算我能力不足、才疏學淺,但我萬萬沒辦法把兄弟們供出去。責任面前,我沒辦法做一個乖寶寶。雖然我做hr沒幾天,但我深知這個訪談信息和名單一旦交出去,我無法保證它會輾轉到誰的手里,我不能保證他是不是會給我的訪談對象“穿小鞋”。又不出力給研發兄弟解決問題,又想要大家的心里話,我夾在中間,每一天都難受。轉到員工關系組的3個月,他多次在會上表示“我這人可狠了,別惹我”“XX領導特別倚重我”“XX不聽話,還想升級?想去吧”“不允許越級上報,發任何東西出來必須經過我同意”“有沒有什么新穎的問題,提出來就讓領導眼前一亮的”,每次基于工作討論,我的意見都輸入不進去,他聽了不到3min就一定惡狠狠地說“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這一次又是一樣,讓我交出來我手里的問題是誰提的,我退無可退,理由也說了,立場也說了,沒有用。在崗位職責和領導意志發生分歧的時候,基層員工如何取舍?

 

我本不是什么道德高尚的偉人,只因每一個名字后面都有“十年寒窗苦”、都有一個“改變世界”的工程師夢想,我雖不才但也愿意守護這份夢想。

 

到這里,我的“2012員工活力體驗官”估計是正式結束了。2012人力資源部已經派了4個人跟我談了,問我要什么?如果干得不開心,可以將我調整到我喜歡的崗位。我出于崗位職責建議清退楊瑞鋒和高雁,他們的品質無法勝任當前的崗位職責,3個月無輸出。至于我自己,我已經顧不上了,能撼動兩個不當職的HR是我能想到為這份崗位做的最大的貢獻了。一個HR成為某人的私有權利、隨意處理員工個人隱私、隨意葬送別人的職業生涯,這是公司賦予他的權利嗎?

 

楊瑞鋒,他多次表示希望有多一些的基層問題反饋,這樣他就可以去跟領導講了,要不然他沒有輸入,這是“體驗官”工作的失職。我不明白,體驗官才設立幾個月,層層管控,這也不讓做那也不能干;而員工關系一直都負責基層問題的,你們員工關系收不到問題,不是應該先從自身找原因嗎?還有一次會上,楊瑞鋒提議每次跟員工溝通訪談的時候,都帶個錄音筆,然后線上某hr說好像犯法,需要征得員工同意才行,所以就作罷了。員工關系高級專家,每年最主要的績效就是“緊急事件處理”,如果有兄弟累死了,他能想辦法讓公司沒有責任。“人血饅頭”,怎么咽下去的?據說美國還有兩套別墅,收入不菲。前兩天,楊瑞鋒去蘇州參加“緊急事件處理”的案例學習,回來以后得意洋洋地說蘇研所的招待很好,菜品頓頓不重樣,“其中一餐,每人一份螃蟹,一公一母,200塊”,花的誰的錢呢?戰時狀態,研發兄弟們浴血奮戰,這里依然迎來送往、夜夜笙歌、高朋滿座、把酒言歡。

 

高雁,一個由于個人原因無法搬到深圳的人,2012人力資源部只有她一個人異地辦公,幾個月以來一直占用上班時間從西安-深圳直接往返。每次來深圳不是圍著領導轉、就是圍著hr轉,有一分鐘時間花在員工身上嗎?記得有次來深圳,要去團泊洼,她住在百草園都不能起早坐8點以前的班車去,而是到F4坐9點的班車,堵車,11點多才到。連續3個月沒輸出。為什么研發人員部門調動就都以工作為重搬家了,一個hr為什么可以異地辦公、工作時間通勤呢?我們的研發兄弟,32歲績效B+,都被認為是發展緩慢,被勸退;hr為什么可以以40歲的高齡,三連B,還可以作威作福呢?

 

“員工活力體驗官”定位是面向基層,發現問題、推動問題解決的。實際上是個天大的笑話,一場hr的自嗨。我原來是那么憧憬著這個崗位,希望解決研發兄弟地位低、沒有話語權的問題,現在想想是我想多了。當時轉崗的時候,電子流莫名其名卡住了,我說了所有的禮貌用語,也換不來HRBP的一個回復,我作為員工沒有權限看自己的電子流走到哪里了,我的HRBP居然20天都沒有回復。我輾轉問了5、6個人才打聽出來當前處理人是誰。

 

最后奉勸各位兄弟,不要相信hr。他們沒有誠信。

 

前幾天因為要進行《績效管理》的專題調研,整理資料,我重溫了西點軍校羅伯特的講座《領導力和敏捷團隊》,什么是領導力,就是高尚的品格,始終如一地踐行高尚的品格,也絕不允許別人拉低這個標準。否則就代表組織允許了這種行為,那么標準將被持續的拉低,最終喪失客戶對我們的信任。在西點軍校,客戶是美國人民;在hr體系,客戶是我們廣大的員工。

 

別了,2.5w+研發兄弟們。我以前常在訪談的開始,會先介紹我的崗位職責,然后說大家沒聽過是因為我做的不好,以后會繼續努力的,截至到今天面對面訪談過100多位員工,輸出了3個專題報告。以后再也沒機會努力了。就此別過。

 

再說一下咱們公司的文化,“工程師文化”是要基于信任和尊重的,當前hr體系都不尊重我們的研發人員,激勵原則說不清楚、績效原則說不清楚、人崗原則也說不清楚、退出原則也說不清楚,一切都是暗箱操作。有誰能對hr體系進行監督?有誰能對hr體系的專業性進行負責?hr的工作交付都只是數字,招了多少人、去除了多少人、多少人是績優、多少人是平庸,從來沒有什么環節審視這個交付質量。去除平庸,hr說誰平庸誰就平庸,一句話就斷送別人的職業生涯。沒有信任沒有尊重,我前幾天面談了好多月加班160h+的研發兄弟,研發兄弟們意志都比身體堅強,一邊說血壓高血脂高心悸什么的,一邊加班工作到深夜。回來以后我一邊擦眼淚一邊寫報告,然后楊瑞鋒在會上聽了不到3min,就問我“你有沒有去了解一下,他們哪些是有效加班?哪些是無效加班呀?是不是有劃水的?”劃水能劃40小時,我相信肯定是有個別這樣的情況,劃160小時?哪個HR劃一個我看看。今年2012研發員工平均每人月加班57小時,國家勞動法規定如下:
“第四十一條:用人單位由于生產經營需要,經與工會和勞動者協商后可以延長工作時間,一般每日不得超過一小時;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長工作時間的,在保障勞動者身體健康的條件下延長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三小時,但是每月不得超過三十六小時。

 

第四十三條:用人單位不得違反本法規定延長勞動者的工作時間。

 

第四十四條: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應當按照下列標準支付高于勞動者正常工作時間工資的工資報酬:(一)安排勞動者延長工作時間的,支付不低于工資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資報酬;(二)休息日安排勞動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補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資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資報酬;(三)法定休假日安排勞動者工作的,支付不低于工資的百分之三百的工資報酬。”

所以,我從沒有懷疑過他們的努力,從沒有懷疑過他們的付出,一次也沒有。“榮譽應該屬于那些浴血奮戰的人,這樣他們永遠都不會跟怯懦卑鄙的人站在一起。”——西點軍校羅伯特準將。

 

天空沒留下翅膀的痕跡,但我已飛過。那個尊重工程師的時代,終將到來,愿世界在你們手中更加美好。

 

————寫給我摯愛的研發兄弟們,很榮幸跟你們一起扛過槍。

(來源:昆侖策網【授權】,轉自“心聲社區、藍血研究”)

 

2.webp.jpg

 

 

 


 

【昆侖策研究院】作為綜合性戰略研究和咨詢服務機構,遵循國家憲法和法律,秉持對國家、對社會、對客戶負責,講真話、講實話的信條,追崇研究價值的客觀性、公正性,旨在聚賢才、集民智、析實情、獻明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歡迎您積極參與和投稿。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請看《昆侖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040252.live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安卓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