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社會調查 > 專題調查 > 閱讀信息
黨刊《半月談》:上海的新貧富差距
點擊:  作者:葛如江、沈錫權、孫洪磊    來源:地緣政經  發布時間:2019-12-10 10:58:35

 

       導讀: 向大家推薦黨刊的這篇文章。一篇《中國,正無聲息欣喜地變化》發不出來,騰訊害怕講真話,讓人民知道真相。騰訊也不許講搶劫香港禍亂香港的李嘉誠,曾經是騰訊的大金主。

 

最新一期《半月談》刊載《來自大城市的貧富差距調查報告》指出,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在經濟建設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一部分人真的先富起來了。但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和城市化進程的不斷演進,在我國各個社會群體利益格局被重新調整的過程中,分配不公現象日益突出,社會財富分配的“馬太效應”愈發明顯,貧富差距越拉越大。

社區圍墻區分貧富的“楚河漢界”

同為上海市的中心城區,靜安、盧灣、徐匯、黃浦是繁華商業區和高檔住宅區,而閘北、普陀、楊浦則集中了大批低收入人口。記者在當地調查時,連月均收入只有2000來元的司機都說:“閘北、楊浦,那是窮鬼住的地方!

閘北區是上海市的“邊緣區”,這里有大批磚木結構的老房子。在連片的“棚戶區”里聚集了各種低收入者,如從邊疆回來的知青、外來打工者等,他們的經濟條件相對較差。據民政局工作人員介紹,閘北區申領低保的人口占全區戶籍人口的3.6%,其中大多是失業者以及老人和孩子。而這里的“低保邊緣戶”是現有低保人口總數的三倍之多。

 

 “工人新村” 無奈的歷史輪回

位于上海閘北區天目中路749號的蕃瓜弄社區在新中國成立前是上海的貧民窟,矮小的“滾地籠”擠滿了大批無家可歸的窮苦人。新中國成立后經過改造,成為產業工人的聚居區,面貌煥然一新。蕃瓜弄的變遷當時還作為典型寫進了上海的小學教科書。

然而,今天的蕃瓜弄又變成了低收入人群聚居區。蕃瓜弄社區目前居住了1680戶居民,低保戶有178,占比超過10%。蕃瓜弄社區干部告訴記者,社區 1964年建成,上世紀80年代能住到這里的產業工人,大都是敲鑼打鼓來的。因為當時能在這個小區分到房子的,一般都是廠子里的“五好工人”。但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工人下崗越來越多,大批產業工人成為低收入人群。

社區居民李存榮今年53,是上海市鐵路局的一名機車維修工,一家三口在 21平方米的房子里居住了14年。記者看到,包括李存榮在內的三戶人家共8口人,一起住在一套51平方米的房子里,共用廚房和衛生間。李存榮說,這個小區所有的樓房都是這個樣子,雜亂、擁擠、骯臟,而且水費、煤氣費一起算,日常矛盾很多。

盡管現在居住條件艱苦,但是回憶起當初分房時,李存榮還是很驕傲的。他說,這個房子是因為他妻子在上海市印染化工廠里表現好,1996年時分到的。但是,他妻子王紀芬原來工作的企業2001年關門,幾百個工人全部下崗,她也只能回家?,F在,在上海電機學院上大二的女兒一年僅學費就要1萬元,一家人只能靠李存榮一個月約2000元的工資緊緊巴巴地過日子。 “像我這樣的家庭在這片社區里還屬于中等。”李存榮說,“幸好我們夫妻倆現在身體還好,沒有什么病,鄰居家里有病人的,生活就非常難了。”

李存榮隔壁家是低保戶潘文龍,患有高血壓、心臟病、腎臟積水等多種疾病,沒有勞動能力,2000年他妻子肝硬化去世。他兒子在上海工程技術大學上學,學費全靠貸款。為了維持生活,孩子平時在學校圖書館打工,后來到一家“不夜城”接電話,一小時工資10,一天要干4個小時。

 “原國有企業產業工人多的地方,貧困群體就多”,上海市民政局一位干部告訴記者。如上海楊浦區,當年產業工人50,占上海全市18個區縣的1/10。目前,該區拿低保的人口有3.4萬人,也占全市低保人口的近10%。2009年初,上海市將低保標準從400元調整到425元后,雖然只提高25元錢,但僅僅一個楊浦區“低保戶”就驟增2000多人!

 

高房價下的居無定所者

在上海,一方面富人云集,每平方米五六萬元的樓盤,開盤就搶光。如今年88日在浦東新區開盤的星河灣小區,周邊樓價每平方米2萬元,它賣到5萬元,總共322套房,一天之內賣260,總銷售額超過40億元,業內人士稱這種情況在世界房地產市場都罕見。

另一方面,居住在棚戶區和老舊社區的人們,卻是連棚屋和老舊房的產權都沒有的無房一族。在蕃瓜弄社區,記者發現幾乎所有的家庭都是三四戶人家在共用一個廚房和衛生間,居住條件非常簡陋。這些房子屬于承租公房,居民們只有使用權沒有產權,一個月交四五十塊錢的房租。

李存榮說:“對我來說,買房就別提了,我們即使賣血,也買不起兩萬塊錢一平米的房子!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不少困難戶情愿住在十分簡陋的住房里,也不愿被拆遷。和病殘兒子一起住在 “交通花園”(棚戶區)的李繼梅聽說現在她所住的小區要拆遷,十分心焦。“這里要是拆遷了,我和孩子就沒有地方住了?,F在盡管房子差,可換個地方,房租就沒有這么便宜了!

不僅如此,由于住房商品化過程太快,廉租房等保障性住房供應嚴重不足,大批低收入人群無房可住。在上海市楊浦區,很多街道已經出現流浪的人群,每個街道少的四五個,多的十來個,居無定所的人群已經給民政部門和公安部門造成很大的壓力。街道干部表示,這些人平時經常來民政部門反映困難索要低保補貼。歲數大的整天提要求,年輕點的就在外面混,晚上睡在網吧、急診室、棋牌室、澡堂等,實在過不下去就偷盜犯罪,嚴重影響社會穩定。楊浦區民政局社會科科長鄭軍說,如果政府能給居無定所者提供廉租住房甚至一個床位,情況可能會有所改善。

專家高“平均數”掩蓋居民收入差距的真實狀況

最近,來自國家發改委的《促進形成合理的居民收入分配機制》的調查揭示,1988年至2007,收入最高的10%人群和收入最低的10%人群間的收入差距,7.3倍上升到23,特別是城鄉居民收入差距已達到歷史最高水平,城鄉整體基尼系數達到0.465。而本刊記者調查中也發現,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和城市化進程的不斷演進,普通民眾對貧富差距不斷加大的不滿也日益強烈。

貧富分化被關注

中科院心理研究所所長王二平告訴記者,過去6年他們在做社會問卷調查時,將“中國社會問題最嚴重的是什么”這一問題列了19個備選項,在調查的5個省40個縣中,老百姓都認定排在頭兩位的社會問題是腐敗和貧富差距,只是到了第三位各個省才有變化,如環保、住房等。

長期從事居民收入分配研究的國家發改委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研究員楊宜勇說:“收入差距擴大累積的結果是財產差距的不斷擴大。目前收入最高的10%家庭的財產總額占城鎮居民全部財產的比重接近50%,收入最低的10%家庭的財產總額占城鎮居民全部財產的比重可能在1%上下,80%中等收入的家庭僅占有財產總額的一半。”

各行業收入苦樂不均的現狀也越來越突出了。楊宜勇說:“中國納稅百強”幾乎年年是石油、煙草、鋼鐵、電信、電力、金融等具有國有壟斷性質企業的天下,上市公司中的能源、電力、鋼鐵、交通、汽車等企業總能出現在滬深兩市業績增長排行榜的前列,這都反映出壟斷行業的收入在持續快速增長。

民眾不滿“被平均”

國家統計局此前發布的數據顯示,上半年全國城鎮單位在崗職工平均工資同比增速超過經濟增長,這一數字一公布,引起公眾嘩然,很多網友質疑自己工資“被增長”。而專家的調查也顯示,高“平均數”背后掩蓋了我國城鄉居民收入差距的真實狀況。

具體到一個地方或一個企業,高平均數也極大地掩蓋了收入差距。國家統計局上海調查總隊劉稚南說,去年上海城市居民平均可支配收入為26675,60%左右的市民收入低于平均數。國家統計局青島調查隊副隊長紀中銳告訴記者,青島市去年的城鎮居民平均收入為20646,低于平均數以下的城鎮居民占到總數的 65%。

擁有1.5萬名正式職工、9500名農民工的青島港集團是一個效益良好、職工收入高的優秀國有企業,去年該集團人均年收入7萬多元,是青島市民平均水平的3倍半。但記者發現,這個企業一線工人的工資絕對額近10年多來是年年上漲,但在整個企業中的收入地位卻不斷下降。與管理層的平均工資相比,工人的相對工資水平從20年前的最高下落到目前的最低。10年內青島港管理層的工資增了五倍,而一線的工人僅僅翻了一番,盡管工人的絕對工資水平并不低,但是與管理層的差距在不斷拉大。在著名企業海爾公司,其普通員工工資每月只有1500元左右,而中層以上的收入每年大都在10萬元~20萬元,甚至更高。

 

該對貧富分化說“不”

記者調查中采訪到的多位社會問題專家均表示,改革開放以來,人民群眾生活水平雖然有了很大提高,但貧富差距日益加大,很多人有一種被剝奪感。

上海社會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顧駿說,如今出現的很多民生問題,從根本上來說并不是市場經濟發展中的正?,F象。比如說,上海市的退休工資比在崗的最低工資標準960元還高。他指出,社會不怕貧富差距,就怕個人沒有改變社會地位的機會。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中國社會保障研究中心主任鄭功成認為,在國際金融危機影響下,群眾的不安全感進一步增加,因為生活中的壓力不斷增加。而這種不安全感又表現為多個等級:第一,生計困難;第二,就業壓力;第三,有收入,但是沒有穩定的安全預期;第四,對社會公平有看法。

中國社科院中國農村社會學研究會會長陸學藝研究員認為,“仇富心理”的提法實際上是不對的。所謂的仇富,只是對某些利用不合理手段進行權錢交易的群體的不滿,而不是籠統地對所有富人的不滿。

著名學者薛涌在其多篇專欄文章中也指出,中國的老百姓,絕大多數擁護市場經濟,對正當渠道獲取的財富相當尊重。沒有人仇恨姚明,沒有人仇恨袁隆平。之所以有 “仇富”的說法,是因為許多富人的財富來得不正當。他指出,均富是現代社會的基本特征,美國作為一個貧富分化最嚴重的發達國家,對貧富分化的容忍度其實比中國還要低得多。而目前貧富分化的不斷加劇正在傷害中國社會的整體利益,中國必須對日益加劇的貧富分化說“不”了!

務虛工作講話:如果出現兩極分化,……就錯了,就是歷史的罪人。

 (記者:葛如江、沈錫權、孫洪磊)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內容 相關信息

  • 黨刊《半月談》:上海的新貧富差距

    2019-12-10
  •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安卓捕鱼达人 实时股票情况 福彩3d试机号后胆码计算 11选5河南最新开奖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 股票涨跌停限制 燕赵福彩排列七走势图 时时彩和北京pk哪个好 股票分析软件下载 体彩排列五综合走势图 _网上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