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學術探索 > 人文歷史 > 閱讀信息
大清是怎么用藏傳佛教徹底解決了威脅中原千年的北方戰斗民族的
點擊:  作者:二號頭目    來源:洪七獨立評論  發布時間:2019-12-23 14:08:43

 

 

       關于藏傳佛教你必須的懂的幾件事:

1、佛教最早算不上宗教,跟哲學似的,勸你做一個佛系低欲望青年,人生的苦都是自己作,沒了欲望也就成了佛。

2、后來為了吸引大家入教,佛教內部對教義進行了大刀闊斧的修改,加入了大量的神神鬼鬼,并且加入了來生這一空頭支票的概念,這時候的佛教就變成了一個準傳銷組織。事實上所有能夠迅速傳播,并且深入人心的東西,多多少少都得有點傳銷氣質,這個不用太過敏感。

3、后來西藏統治者為了打壓之前西藏已經有的苯教教士集團,將佛教引入了西藏,佛教在藏地生根發芽,跟原始的苯教結合,生出來一個一言難盡的宗教,就是藏傳佛教,一方面它依舊是佛教,另一方面它吸收了印度和苯教大量的亂七八糟的東西,比如認為亂搞男女關系有助于升華宗教體驗,再比如認為人骨人皮有奇特功效,還比如他們認為神神秘秘偷偷摸摸搞秘密活動有助于提高組織凝聚力。而且同時吸收了苯教的各種張牙舞爪的神,以及苯教熱愛算命祈福求雨說心靈雞湯的各種營銷小技巧。

 

教義普及到此,咱們今天接著往下說。

藏傳佛教傳入西藏后沒多久,吐蕃國運就走上了下坡路,所以有人據此得出了一個結論,信教戰五渣。其實這個也不對,大家可能不知道,我們前文說過的那個準噶爾,跟大清打了近一個世紀的百年戰爭,在和通泊之戰中打的大清兩萬精銳全軍覆沒,連向來驍勇善戰的索倫兵在那次戰役中也沒頂住準噶爾騎兵的沖擊被虐成了渣。

那個準噶爾汗國,就是以藏傳佛教為國教,準噶爾的頭領,噶爾丹自己就是活佛,佛教國打起仗來可不含糊,右手戰刀,左手念珠,砍人超度一條龍服務,確保你早上出征,中午被砍,晚上就能見到佛主,物流給五星那種超值體驗。那問題來了,準噶爾不是在新疆嘛,葛爾丹不是蒙古人嘛,怎么成了活佛了呢?我們往下講,大家自然明白了。

在講蒙古之前,我們的先說清楚,吐蕃怎么崩潰的呢?要知道,這個吐蕃不得了,巔峰時期攻陷過大唐的長安城差點把大唐給滅了,唐朝把吐蕃周圍的國家聯合了一遍,合起來對付這貨才控制住

吐蕃這貨這么牛逼,怎么就迅速衰落了呢?跟河西走廊有關,河西走廊不是一直都是貿易通道嘛,大家來來回回做買賣,吐蕃蹲在邊上收保護費,小日子過得有模有樣,吐蕃迅速崛起就是因為有了這條財路,可以養兵養官僚,有了組織有了兵源才有戰斗力。

后來蒙古高原上的回鶻被黠戛斯給打敗后,被趕到了河西走廊那一帶,成了甘州回鶻,他的那個位置正好是吐蕃收保護費的位置,等到回紇人到了河西走廊,把場子霸占了,吐蕃再收不到貿易通道的保護費,財政崩潰導致國家跟著崩潰了。時間上也對的上,回鶻840年被滅國跑出來到了河西走廊,兩年后的842年吐蕃也跟著崩潰了,這真是:毀滅你,與你何干。黠戛斯和回鶻如果不了解也沒事,咱們將來會講。

這是巔峰時期的吐蕃,腦門上是突厥人被趕走后,霸占了草原的回紇人,右邊是大唐:

 

這是三十年后的局面,回紇的地盤已經被黠戛斯給控制了,回紇跑到我圈中那塊長得像蟹黃一樣的地方去了,那地方就是甘州回鶻,在現在的甘肅一帶,正好把河西走廊商道給堵了,吐蕃就迅速衰落了。

 

吐蕃帝國崩潰后,只是政權形式變了,說不定普通老百姓都沒感覺,這段時間藏傳佛教在民間就跟前幾年我國的P2P業務似的,搞的如火如荼,藏傳佛教高僧到了一個地方,圈一塊地,說是要蓋廟,然后一邊傳教一邊蓋廟,這個過程有點像非法集資,越滾越大,參與的人多了,大家有錢的給錢,沒錢的出力,廟就蓋起來了,高僧慢慢也就自成一派,反正西藏那么老大,沒了中央政權,大家各過各的,有廟的地方就有一個門派,藏傳佛教就這樣分裂成好幾派,什么寧瑪派,噶當派,薩迦派等等,大概相當于我們熟知的五岳劍派。

其他幾派咱們先不說,咱們今天重點講薩迦派,這個薩迦派其實就是一個大和尚修了個廟,叫薩迦寺,這個廟里的和尚自成一派,就是薩迦派,這個寺廟的方丈就叫法王,大家記得《神雕俠侶》里的金輪法王吧,在電視里一般都以一副農業重金屬造型出現,金庸對他的設定就是西藏密宗高僧,既是法王,又是蒙古國師,那金輪法王就是薩迦派高僧沒跑了,這個薩迦派的法王怎么跑去蒙古當國師去了?這和忽必烈有關。

一開始西藏盡管分裂,但是日子過得挺充實,平時去種地,抽空拜拜佛,好景不長,沒招誰沒惹誰,厄運就找上頭了,在公元1239年,蒙古攻滅西夏后兵鋒直指西藏。

西藏和蒙古第一仗基本就是蒙古在屠殺藏兵,實力懸殊太大,附近的寺廟也被蒙古人給燒了個干凈,和尚們也被屠了。西藏各路大佬群情激奮,一起商量準備跟蒙古人來一次魚死網破,不過當時薩迦派高僧薩班已經看透了這幫戰五渣,主動站出來準備去何談,畢竟以西藏人的勢力,跟蒙古人硬杠基本是活膩了。

當時蒙古也有點虛,并不是打不過藏人,而是擔心在那么惡劣的環境下逐個擊破西藏各支勢力是不是有生之年看不到那一天,所以開始尋求一種方案,來一舉拿下西藏,此時高僧薩班出來求和,蒙古人就坡下驢,請高僧到涼州,高僧于是帶著侄子八思巴(這個哥們就是后來蒙古第一個國師)搞了一次影響了后來歷史的涼州會談,涼州就是現在的甘肅武威。

涼州會談取得了重大突破,蒙古人表示如果高僧能勸西藏各部投降,可以免除武力進攻,高僧趕緊寫信到各地,各地一看打也打不過,既然投降就能解決問題,早說嘛,就表示愿意歸順,西藏就這樣跟了蒙元。

薩迦派高僧主持了這次和談,自然也就成了蒙古人在西藏的代理。代理這玩意大家也都知道,就跟微軟中國總代理似的,在當地,它完全享有它代理的那玩意的權威。薩迦派慢慢的就開始狐假虎威,變成了西藏政教合一的最高領導班子。

后來薩班大和尚死后,跟蒙古人打交道的責任就落在了侄子八思巴身上,這個八思巴非常厲害,現在你到了西藏,基本沒人不知道這貨。

八思巴個人的崛起跟他的一次投資有關,他投機蒙元帝國繼承人這個千古難題,大家看古裝片都應該有感覺,如果你跟了八阿哥,但是后來四阿哥上了臺,有你好受的,輕則不被重用,重則滿門抄斬。

當時忽必烈人生跌落到了低谷,年僅二十多歲的八思巴開始陪伴忽必烈,而藏傳佛教的另一支的高僧拋棄忽必烈,去投機忽必烈的弟弟阿里不哥,后來阿里不哥戰敗,忽必烈上位,那個高僧差點沒被忽必烈給虐死。

那你肯定要問了,八思巴同志給了忽必烈什么具體的幫助呢?幫助大了去了,主要是講心靈雞湯,別笑,他們藏傳佛教天生把這個技能點到了極限,現在的那個達瀨喇嘛,他就是個心靈雞湯高手。

他們藏傳佛教好像在這方面有獨特的技巧,李連杰在人生低谷的時候他給了幾碗雞湯,從此死心塌地跟了大和尚,不過好像自那以后感覺小李就不大正常了,其他的各種活佛也熱衷寫各種雞湯書,比如什么《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還有什么《逆境中的覺醒》,都是活佛作品,賣的都還不錯,有興趣可以去讀下,說不定你會喜歡呢,反正我不喜歡。

后來各種血腥屠戮,蒙古帝國內部權力完成整合,忽必烈當上大汗,這就相當于從龍有功了,八思巴同志當上了忽必烈的國師,并且給忽必烈以及忽必烈的妃子都完成灌頂讓忽必烈全家都信了教,八思巴同志成了忽必烈家族的守護人,蒙古帝國國師,帝國宗教最高領袖,中原黃金家族大牧首,這權勢,你怕不怕。

當然了,八思巴遠遠不只是忽必烈的心靈雞湯老師,更是政治上的助手,宗教上可以給忽必烈背書,有點像歐洲天主教跟羅馬皇帝的關系似的,君權神授,皇權可以保護教廷,教廷給皇權增加合法性,東西方玩這一套都非常溜,就算沒有溝通都可以自發形成類似的套路,不由得讓人感慨殊途同歸。

八思巴此時的影響力和權力在蒙元帝國里都數一數二,不過歷史上關于他最八卦的一件事還真不是他當上金輪法王這事,是跟他徒弟有關。

蒙古南下的時候,宋朝扯淡極了,當時當皇帝的是極其荒淫無道的宋理宗趙昀,這人后半輩子基本上就嫖娼了,他死后,蒙古攻陷襄陽城,郭靖一家子除了郭襄不是全戰死了嘛,南宋首都杭州也被攻陷了,這時候八思巴的徒弟把趙理宗的尸體從墳墓里撈出來,當時皇帝的尸體是浸泡在水銀里的,于是徒弟把趙理宗掛在樹上好幾天控水銀,完事之后把趙理宗的頭蓋骨做成一個酒碗,上文說過了的,藏傳佛教對人骨有特別的好感,喜歡把頭骨做成法器,這個。。。。如果覺得我的這些信息不夠過癮,拿出鉛筆來,記下關鍵字,骷髏碗,如果不擔心引起不適,可以搜一下,很多妹子迷戀藏傳佛教,看完我的文章應該能戒掉了。

此時八思巴如日中天,不但給蒙古設計了蒙古文字,還把他們派系的藏傳佛教推廣到蒙古全境,就是從那個時候,蒙古上層貴族開始信了佛,忽必烈還想將藏傳佛教推廣到這個帝國不過這時候就體現出八思巴的高僧風范了,他認為強制推廣不符合他們佛家的一貫作風,所以拒絕了,整個蒙元時期,藏傳佛教都是在蒙古上層流轉。

元朝完蛋后,明朝繼承了元朝對西藏管理方式,依舊保持對活佛的認證權,只在形式上統治著西藏。

到此為止,藏傳佛教一直也只擴散到甘肅以及蒙古一小部分人,很快的,它迎來了人生真正的第二春。

這事還是跟蒙古人有關系,蒙古被大明給趕回長城以北之后,并沒有洗心革面要求進步,安安靜靜地去放羊,事實上他們又嚴重的路徑依賴,只要能搶,就絕對不會去談。

退回蒙古后,我們史書上說北元沒過多久就完蛋了,事實上從蒙古人的角度講,他們的法統一直沿襲到準噶爾被屠滅,比明朝還要長百八十年。

當時蒙古諸部裂成好幾塊,其中一塊就是后來經常說的瓦剌,大家知道明朝皇帝朱祁鎮被蒙古人俘虜,蒙古人兵臨北京城下那件事吧,就是這個瓦剌干的。到明朝晚期,局勢是這樣的,那個瓦剌在新疆那一帶溜達:

 

這個瓦剌就是后來的準噶爾汗國,當時他們的頭叫俺答,這人驍勇善戰,一度攻陷了不少蒙古其他的地方,但是呢,面臨一個千古難題,攻下了的地方老百姓不服啊,又沒辦法治,游牧部落嘛,你敢招惹他們他們就搬家走了,苦思冥想,想對蒙古人搞思想控制,突然想起來忽必烈和八思巴的事。

所以就找到了一個藏傳佛教其中一支黃教高僧,索南巴措,當時在青海湖的仰華寺,兩人初次相見,一唱一和:

俺答:我好像在哪見過你?

活佛:我也好像在哪見過你。

俺答:啊,你不就大明湖畔的容嬤嬤嘛,哦不,你不就是六盤山的八思巴嗎?

活佛:啊,難道你就是忽必烈?

。。。。

大概劇情就是這樣,兩人進行了一段拙劣的表演,互相表示對方就是八思巴和忽必烈轉世,周圍的人帶著鄙夷的目光全程圍觀。兩人都表示前世恩怨未了,今生再續前緣,而且就跟現在的情侶似的,還互相送了外號,俺答送了索南巴措達瀨喇嘛稱號,這玩意就是觀音菩薩的意思,多說一句,后來清朝皇帝在藏傳佛教中都是文殊菩薩,毛主席解放了西藏,西藏老百姓也認為他是文殊菩薩。

有意思的是,索南嘉措是三世達瀨,把他的兩個前任也都封為了達瀨一世和二世,這樣聽起來更加有權威一些。

達瀨喇嘛送了俺答一個轉輪王的封號事實上這個也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次拙劣的COSPLAY大會形成了一個共識,要在蒙古地區宣傳藏傳佛教,很好理解嘛,如果沒人信藏傳佛教,俺答的那個轉輪王稱號也就沒啥影響力嘛。

這個索南嘉措死后一年,俺答的孫子出生了,被封為轉世靈童,這孩子就是四世達瀨。這就牛逼了,藏傳佛教活佛轉世到蒙古黃金家族(成吉思汗的家族一直叫黃金家族)里去了,從這以后,活佛經常轉世轉到蒙古統治階級家里去,比如葛爾丹,那小子就是活佛。

到這時為止,索南嘉措所在的藏傳佛教黃教這一支有了蒙古騎兵的背書,俺答他們家也有了藏傳佛教的天賦神權。此時蒙古高原上出現了奇特一景,騎兵上馬砍人,下馬拜佛,而且武力傳教,專治各種不服,有點像那個什么教,你們都懂。

 

到了五世達賴時期,藏傳佛教高僧們敏銳地意識到蒙古已經靠不住了,因為東方出現了更強悍的一個部落,也就是大清,可能是算卦了,或者看天象了,反正是明白了,五世達瀨和四世班禪一起去東北,要求進步請求加入新組織。

此時東北的瓢把子是皇太極,政治嗅覺極其靈敏的老皇一聽西藏來了高僧,立刻反應過來機會來了,此時的皇太極相當于一個草創階段的潛力無限的公司,而藏傳高僧相當于幾個頂級公共關系專家,能幫皇太極擴展市場,此時的藏傳佛教的影響力已經遍及新疆西藏甘肅還有蒙古的一部分,所以立刻同意了班禪和達瀨的加盟,就這樣,東北人和西藏人聯合了。

要知道,大清當時有個小九九,大清親眼目睹了大明近三百年,持續把國力消耗在長城內側跟蒙古人大小對戰,以至于對內必須維持強控制力,老百姓有怨言,但是又沒有更好的辦法,打又打不動,想講和又沒法維持,我們上文說到的那個俺答,他就是大明的順義王,但是沒順多久又反了。

多說一句題外話,前些年一直說大清人口暴漲是因為美洲傳入玉米,這些年的最新研究發現,其實產量增加不明顯,明清兩代最大的差別是清朝不再承擔巨大的國防開支,因為不再需要在九邊重鎮防御蒙古人了,省出來的這部分開支生孩子了,別笑,這個研究非常有希望再過幾年變成常識。為啥不需要防范蒙古人,就和藏傳佛教有關。

從大清起兵,就有一部分蒙古人跟著大清,對于這部分,大清的策略就是和親,讓清朝皇帝娶蒙古公主,實現滿蒙一家親。比如大家熟知的孝莊太后,她就是科爾沁蒙古的長公主,后來嫁給了皇太極。

那剩下的不服的怎么徹底解決呢?轉來轉去,又轉到了忽必烈的套路,蒙古人不是相信藏傳佛教嘛,如果藏傳佛教高僧認可清朝皇室的合法性,那蒙古老百姓就沒有理由拒絕了。事實上清朝皇帝一方面自稱自己為文殊菩薩,另一方面又讓藏傳佛教認證他們為轉輪王,這玩意眼熟吧,就是前文俺答的那個稱號。

所以在雍正年間,大清出兵先徹底占領了西藏,控制了教廷,然后以藏傳佛教的名義對準噶爾部喊話。我們知道,準噶爾后來是被徹底屠滅了,其實這么說也不太準確,因為只是屠了不服的那一支,其他的都歸降了,至于為啥歸降,宗教原因占了一大半。

大清徹底征服草原后,一方面把無限的尊崇給了藏傳佛教,比如西藏高僧到北京,皇帝要出城去迎接。如果皇帝加冕,藏傳高僧事先算好日期,加冕當天高僧祈福,喇嘛們吹那個長長的喇叭慶祝,皇帝死了也得達瀨開光一個佛像,放墓里。

另一方對藏傳佛教控制的極嚴,比如我們前文提到的,活佛轉世得朝廷批準,而且出現過藏傳佛教的紅帽派活佛勾結尼泊爾那一帶的人打劫西藏,被大清把他們的派系屠滅,活佛也不讓轉世了,紅帽派就絕了。說到這里,大家發現了,活佛轉世是可以被禁止的,現在那個海外流亡的大和尚,如果朝廷怒了,也可以禁止他轉世。。。。。

而且大清強制要求草原上老百姓每三人就抽一個去當喇嘛,喇嘛人口占蒙古總人口的1/3,喇嘛不是不生孩子嘛,導致草原人口斷崖似的下跌,而且要求老百姓包養喇嘛,上層高僧跟行政長官享受同一級待遇,所以大家爭相去做喇嘛。而且大清還非常積極地在蒙古修廟,清代官方文獻中出現了修廟一座,勝用十萬兵的說法,其實就是把蒙古人口佛教化。

經過順治到乾隆150年不懈的折騰,蒙古人口暴跌,比如鄂爾多斯地區,大清立國時期有40萬人,到了清末只有8萬人了,其他地區也一樣,人口暴跌,再也鬧不起來了,再加上一些復雜的其他手段,比如咱們熟知的戶口制度,這玩意設計出來本身就是限制社會流動的,大清把蒙古分成200個旗和蒙,互相之間不能交流溝通,失去凝聚力,也就失去了戰斗力,蒙古騎兵從那之后徹底淪為了大清的附庸,直到火器出現,蒙古再無興風作浪的機會。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安卓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