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學術探索 > 理論研究  > 閱讀信息
劉明國 劉美娟:論新時代人本主義國民經濟核算體系
點擊:  作者:劉明國 劉美娟    來源:察網  發布時間:2019-12-23 10:32:12

 

       習近平在2017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強調,

【“推動高質量發展是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確定發展思路、制定經濟政策、實施宏觀調控的根本要求,必須加快形成推動高質量發展的指標體系、政策體系、標準體系、統計體系、績效評價、政績考核”。[1]

高質量發展,要求以人民為中心、要求強國富民、要求可持續發展、要求科學規劃。這是我國新時代國家治理的特征。時代呼喚以人民為中心、強國富民、可持續發展、科學規劃為導向的國民經濟核算體系,即新時代人本主義國民經濟核算體系。[2][3]這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特色宏觀經濟學不可或缺的一個重要內容。

一、對國民經濟核算體系的簡單述評

國民經濟核算體系,是與國家治理理念和導向密切相關的,是國家治理體系中非常重要的工具之一。由于受到國家治理理念和導向、乃至信息采集技術和工具的制約,一直到二十世紀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前蘇聯成立,人類才有了第一個完整的國民經濟核算體系——物質產品平衡表體系。很有可能是受其啟發,以及二十世紀資本主義世界由自由放任向國家壟斷轉型的需要,俄裔經濟學家庫茲涅茨和英國經濟學家斯通發明了國民賬戶體系。國民賬戶體系,雖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后隨著經濟的全球化被廣泛推廣,但也不斷受人詬病。物質產品平衡表體系隨著蘇聯的解體而逐漸被人棄用,但肇始于美國2007年次貸危機的世界性經濟危機的爆發,又讓人不得不重新審視其科學合理性。

(一)物質產品平衡表體系的特點與不足

前蘇聯建立社會主義經濟基礎后,為了有計劃地管理國家經濟,在馬克思科學的社會資本再生產理論基礎上,提出了物質產品平衡表體系(簡稱MPS體系)。該核算體系,從列寧1918年簽署《統計案例》開始,歷經多次修訂,并且在1957年和1984年的修訂中吸收了國民賬戶體系一些指標,形成了《編制國民經濟統計平衡表的基本方法原則》;聯合國統計委員會1971年作為官方文件公布了《國民經濟平衡表體系的基本原理》。該核算體系有以下特點和不足。

第一,該核算體系所蘊含的基本觀點是,只有生產物質產品的部門才是生產部門(包括農業、工業、建筑業、運輸業和商業),醫療、教育、科學研究、文藝、生活服務等服務部門是消費性部門,消費性部門的收入是再分配的結果。

第二,該核算體系,強調國民經濟中的物質產品的生產、分配和使用,核心指標是社會總產品(社會總產值)。在西方諸國遭遇產業空洞化難題的今天,反觀物質產品平衡表體系強調社會物質生產的導向,這是多么的正確、英明。

第三,該核算體系,強調國民經濟各個部分的結構關系和各個環節的平衡,主要包括物資平衡表、財政平衡表、人力平衡表、國民財富平衡表、固定資產平衡表這五大平衡表,以及三個補充表(非物質平衡表、勞動力平衡表、居民物質財富和非物質服務總消費表)。強調國民經濟各個部分之間的結構優化、各個環節的平衡發展,這對于社會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與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的新時代中國而言,更是至關重要。也只有國民經濟各部分之間結構優化、各個環節平衡發展,國民經濟才可能健康可持續發展。

第四,這種核算方法,能夠非常清楚地體現國民經濟中物質產品的再生產是否可持續、國家各類物質產品生產水平和民眾的消費水平。這充分體現了其科學性和人本主義特征。

第五,其不足之處在于,對醫療、教育、科學研究、文藝等服務勞動所創造的價值重視不夠。

(二)國民賬戶體系的特點及其存在的問題

在二十世紀四十年代,庫茲涅茨和斯通在凱恩斯的所得-支出分析法基礎上,發明了以國內生產總值(GDP)和國民生產總值(GNP)為核心指標的國民經濟核算體系——國民賬戶體系(聯合國1953年向世界推薦該核算體系)。該核算體系與物質產品平衡表體系不同,認為所有的勞動都創造了社會產值、所有的勞動收入都是社會總產值的一部分,且假設所得=支出投資=儲蓄。該核算體系有綜合性強和簡單易行的優點,但對于表征一國經濟實力和運行狀況其實有是很大局限性的,其科學性和先進性也逐漸被世人所懷疑。[4][5][6][7][8]

第一,該種核算體系是一種原子式的微觀思維。該核算體系,是一種價額核算,即以貨幣為單位進行算術加總的核算,它不僅忽視了社會財富的不可加總性和非獨立性,還忽視了社會需求的層次性(而不同層次上的需求往往是不可替代的);同時,還忽略了國民經濟各部門之間的復雜關系,比如,生產資料部門與消費資料部門之間、城鄉經濟之間的復雜關系等。我國近四十年的經濟總量GDP在持續增長,但是經濟結構失調卻成了新常態時期的基本特征,GDP增長為導向的核算體系對此很難撇清關系。

第二,該核算體系并不能揭示一國經濟活動之質量高低——既不能準確揭示國民福利的水平,也不能揭示一國社會再生產的可持續性與國際競爭力。由于該核算方法忽略了社會生產各部門之間的內在聯系,所以不能體現國民經濟的內部協調性和可持續性;由于其國民收入是以貨幣為單位,而對于一國之民眾而言,消費品結構的不同、不同商品相對價格的不同,都會影響其福利水平的;尤其是服務部門收入的核算,不能真實地反映民眾的福利水平;同時,在民眾物質福利中占有較大比重的、諸如住房等耐用消費品存量,沒有得到應有重視。

這種價額核算,還低估了科技研發和教育對一國經濟乃至社會發展的巨大公益性——提高國民素質、促進社會和諧和提高國際競爭力。比如說,同樣數額貨幣投入在生產性的高新技術研發或水利設施上和投入在消費性的廣場修建上,其價值顯然是不同的,但是這種價額核算掩蓋了其價值上的不同。對此,聯合國在SNA2008體系中做了相應的修正——研究與開發(R&D)支出作為長期固定資本形成納入到了知識產權產品框架。但是僅從價格意義上來核算,仍然不能充分揭示不同領域、不同層次研發的不同價值,同時,仍把教育排斥在外了。比如,研究與開發還存在一個項目選擇是否具有戰略性、成功與否的問題;并不是錢投進去了,就一定會有對應收益的。

第三,存在加總謬誤。

【“經濟增長率,長期來一直被理解為一國經濟總量的增長量,然而,稍具邏輯常識的人都知道,要是兩個總量具有可比性,就必須是同名同質的,這只有在單一產品基礎上才有可能。要在異質品基礎上進行總量的比較,則總量內部的比例結構不能有任何變化,即總量內部各分量之間必需保持同一比例的變化(凱恩斯,1933),否則不同時期間的總量就沒有可比性,……(雖然將價格因素考慮進來可以進行總產值的比較,但這樣的比較卻又是沒有實際意義的,……而價格涉及到人的偏好……,可這樣的總產值在總量上是沒有什么實際意義的),……而要在實際經濟中做到所有產品的同步性增長則是完全不可能的,此外更不要講因技術進步不同而產生的質量差異了。……這種情況說明,現行統計上的經濟增長率并不代表一個社會總產品量的增長,最起碼它所代表的總量變化不是完全客觀的,同時,這種理解也是沒有意義的。”[9]

第四,前提假設過于理想。在真實的經濟社會中,所得=支出投資=儲蓄這兩個等式經常是不能成立的。[10][11]其理由很簡單,在微觀上假設所得=支出,無異于假設家庭、廠商等既無負債、也無積蓄;在宏觀上假設投資=儲蓄,無異于假設國民經濟沒有產品和資金的過剩。

另外,我國當前的GDP核算已經開始計算存貨與投資,由總的GDP減去存貨,就可以得到實現了的GDP”[12],從而對真實反映一國經濟運行狀況向前邁進了一步;同時,由總的GDP減去投資,還可以大體上看出消費性生產在國民經濟中的比重,這也對我們認識一國經濟運行狀況有所幫助。但是這種改進并不能改變其在理論上的不徹底性。

(三)其它國民經濟核算體系

針對國民賬戶核算體系存在的福利缺陷,諾德豪斯和托賓提出了以經濟福利尺度(MEW指標代替國民生產總值(GNP),薩繆爾森在此基礎上進一步提出了替代GNP凈經濟福利/國民凈福利(NEW指標。在此基礎上,針對民眾福利的核算,學術界還提出了國民幸福總值(GNH)、國民生活快樂指數(GNC);針對國民經濟發展的可持續性,學術界還提出了可持續經濟福利指數(ISEW)、真實發展指數(GPI)、綠色GDP等,2012年聯合國提出了資源環境綜合核算體系(SEEA2012),2015年中國政府提出了自然資源資產負債表核算體系,黃登笑等提出了“3E核算”[12],等。強調人類經濟活動中資源環境損耗的核算體系,隨著人類可持續發展理念的不斷被世人所接受,在不斷地發展完善,但現在流行的國民經濟核算體系,對一國經濟建立在宏觀經濟結構協調上的可持續發展特征仍然重視不夠。

程恩富、曹立村針對國民賬戶體系輕視國民福利的問題,提出了國內生產福利總值核算體系(簡稱GDPW體系)。該核算體系引入正、負內部性生產福利價值和負外部性福利價值概念,對GDP作相應的增減修正。該核算體系,考慮了一些具危害性的經濟活動(負內部性生產)、社會生產導致的自然資源環境成本和社會成本(負外部性福利價值)、以及有益于社會福利增進的地下經濟活動(正內部性生產);并提出了核算的客觀福利原則、主體性原則、準市場性原則。[4]該核算體系與國民賬戶體系相比,確實有很大的改善,但國民賬戶體系存在的上述諸多問題仍有待解決。

黃志亮針對我國近四十年以GDP目標主導的經濟發展存在的歷史局限性指出,隨著經濟社會文化等歷史條件的根本性變化,中國必須及時轉向新的目標,即確立國民持續幸福為經濟社會發展實踐的新目標[13] 趙華荃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提出:在我國,實體經濟所創造的價值是社會擴大再生產的唯一源泉和保障民生的主要財源,在現有的國民經濟核算體系中應增加實體經濟創造價值量這一綜合指標。[8] 趙華荃強調我國國民經濟核算應強化實體經濟發展導向,在當今西方產業空洞化國家危機重重的現實對照下,更顯其遠見卓識。同時,西方產業空洞化國家的現實遭遇,也反證了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強調物質資料生產的科學性和合理性。

二、理論基礎和基本觀點

流行的國民賬戶核算體系雖然在不斷修訂補充,但是其理論基礎上的缺陷——非人本主義、微觀思維和缺乏國家主權意識等始終無法避免,其在我國國家治理實踐中的表現也是難盡人意。尤其是在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發生變化、中國經濟需要向高質量發展轉型的新時代,我們需要新型的國民經濟核算體系來適應新的國家治理理念和導向了。

(一)完整的人需要精神享受,文明的社會需要精神財富

人是有情感的高等動物。可是,在資本主義文化中,普通勞動者被當做會說話的工具——為資產階級創造利潤的工具。在現在流行的國民賬戶核算體系中,也沒有民眾的精神幸福方面的指標,更別說將提高民眾精神幸福作為治國的一個導向了。在人僅僅停留在動物層面活著的社會,物質財富再豐富,也仍然很難講是一個文明的社會。精神的貧困決定了社會必然處于原始蒙昧狀態。一個精神貧困的社會,必然衍生出各種腐敗的不健康的消費方式,這樣的國家、這樣的民族注定是沒有希望的。正所謂人民有信仰,國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14]是也。當前,金錢至上物欲橫流的資本主義國家所表現出來的在政治經濟上的衰落,也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而且,一味地強調物質財富的生產和消費,而忽視精神財富的生產和享受,這本身還忽視了物質生產還面臨著自然資源的有限性和環境條件的約束。尤其是在人類進入工業化時代后,人類利用自然資源的能力大幅度提高,隨著物質資料生產的大規模擴張,人類對自然資源的耗費速度和對環境的破壞程度也是驚人的,以至于為了爭奪自然資源世界上戰火紛紛,以至于經濟增長與環保成為當今社會發展的一大矛盾。

中國先賢們很早就認識到這些問題,所以,主張物質消費節儉、強調精神享受、倡導崇高信仰。流觴曲水、吟詩作賦、棋琴書畫成為社會消費的榜樣,這種消費模式,不僅不耗費多少物質財富,而且讓景中人獲取了精神上的滿足,很多時候還為世人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唐詩宋詞漢賦元曲明清小說、顏歐柳趙書法、高山流水陽春白雪音樂、清明上河圖唐寅的畫,......給一代又一代的世人帶來了精神上的享受。更別說,經世濟民、替天行道的崇高信仰激勵了多少中華仁人志士為國家為民族為人民舍生忘死了。

不管是人本主義、還是可持續發展的國家治理理念和導向,都要求我們在新時代的國民經濟核算中,強調精神財富的生產和人們的精神享受。

(二)人本主義要求辯證處理個人利益與國家利益、當前利益與未來利益

現實中的個人、組織在進行經濟選擇時,總是進行著橫向上和縱向上的兩維選擇,即選擇的經濟原則不僅體現在橫向上(兩利相權取其重,兩害相權取其輕,趨利避害)、還體現在縱向上。[15]也就是說,為了未來或者說長遠的利益,犧牲一時的利益是符合經濟原則的(如艱難創業時期,如中國計劃經濟時期的高累積發展,又如我國改革開放時期很多人寧愿在收入較低的行政事業單位工作、也不愿意到工資較高的私人企業去工作);為了更大的社會利益(其中也包括個人的利益得到保障),而犧牲較小的個人利益,也是符合經濟選擇的(如各種顧全大局的行為)。人只要存在于某個群體、某個集體或者組織中,就一定存在屬于這個群體、這個集體或組織的共同利益,小到家庭利益、單位利益,大到國家利益、民族利益。

這與個人主義所宣揚的任何時候任何個人作出了犧牲都是不明智、違背理性的觀點不同。看到個人利益蘊含于社會利益中、看重長遠利益(人不是生活在靜止的空間),這才是真正的人本主義(即以人為本價值觀)的大智慧,即社會主義的理性”——社會主義經濟人。[16]

從這個意義上講,對一國經濟發展的核算,離不開對人民大眾的需要滿足(即個人利益)的考量,也離不開對國家的需要滿足(即社會利益)的考量;不僅要考量這兩者的當下,還需要從未來的角度去考量這兩者。這既是人本主義的要求,也是新時代高質量發展要以人民為中心的要求。

比如說,在國際環境條件惡劣的情況下,國防軍工在國民經濟核算中的權重就應該提高,乃至一票否決的地位。又比如說,糧食、能源等有關人民生活和國民經濟生產的基礎性產品供給的權重,就應該在國民經濟核算中占有一票否決的地位。又比如說,在開放的經濟條件下,國家創新能力和國際競爭力方面的科學技術專利和產品,在國民經濟核算中的權重,就應該處于突出地位。然而,現有的GDPGNP)核算,卻完全忽視了這些對于一國而言所具有的特殊意義,誤導我們以為市場價格能夠完全反映產品、技術、資源的所有效用。

(三)人本主義要求強調社會生產力的核算

一國之社會生產力,是民富和國強的基礎,無論如何強調其重要性都是不過分的。日本、美國、希臘等產業空洞化的前車之鑒,是新時代中國需要警惕的。

第一,糧食和能源等基礎性戰略性產品的供給。勞動力是社會生產力的基本內容之一。而糧食是人類需求中最重要的、最基礎的、最難以替代的消費資料,所謂民以食為天是也。糧食不僅是決定著人們當期社會福利水平的高低,同時還決定著人們未來創造財富所必需的勞動力資源的數量和質量。能源是與糧食同樣具有基礎性和戰略性的產品,它是社會財富生產中最重要的、最基礎的、最難以替代的生產資料,尤其是在國民經濟高度工業化的經濟體中,其重要性就更加顯著。除此之外,稀土、芯片、導航和軍工等也應考慮在列。

第二,資源的社會整合能力(其反面就是資源閑置率)、資源產出能力、資源的獲取和再生能力。資源的社會整合能力和資源產出能力,也是社會生產力的基本內容。勞動力、土地、生產工具和生產資料,如果不被整合在一起,是難以高效地生產出財富的(在這過程中,貨幣起到了粘合的作用)。一個失業率居高不下的社會,其社會生產力也必然是不強的(僅內部比較而言)。

一國或地區的資源產出能力,在一定的資源整合能力下,更多地由勞動力掌握的科學技術水平決定。因此,對于科學技術研究開發的投入和對勞動力的教育質量,在新型國民經濟核算中,應該強化其權重,這是向高質量發展轉型的新時代要求。

獲取資源的能力和資源再生能力,也都是社會生產力的基本內容。這是可持續發展觀對國民經濟核算的要求。而醫療保健、基本生活保障以及教育對于勞動力資源的再生產來說,又是至關重要的內容。另外,就是各種社會資源(如李斯特所強調的精神資本等),也都是社會生產力的基本內容。

第三,良性貨幣比例。貨幣是重要的生產要素,而且是具有普遍適用性的生產資源,同時也是最容易人為操控的生產要素。但這并不意味說,貨幣越多社會資源就越多。貨幣作為良性的生產資源(而不是惡性的經濟權力),對貨幣供應機制及其數量等多方面都有前提性的要求的。新型國民經濟核算體系,可考慮設置良性貨幣比例指標,以反映一國金融體系的健康狀況。

(四)社會財富具有不可加總性

社會財富,體現為各種使用價值及其載體,由于其具有不同質性,注定了社會財富具有不可加總性。與此對應的是,國家和民眾對各種消費資料、生產資料以及各種勞動服務的具有結構性的需求。這種不可加總性,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一是國家和民眾的需求存在輕重緩急之分;二是不同類社會財富之間的不可替代性。

第一,國家和民眾需求的輕重緩急之分。事分輕重緩急,這是常識。社會需求同樣有輕重緩急之分。常言道,國事為重,這是說有關國家安危、長治久安的需求,是高于個人需求的。中國古人將個人需求按照衣食住行排序,西方的馬斯洛將個人需求由低到高依次分為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歸宿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五個層次。這就要求,社會財富的生產或產業門類及其規模的規劃,就應該充分考慮這一原則——國事優先于個人消費需求、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是小康社會民眾最基本的需求。也就是說,社會財富的生產要與國民的正當需求相匹配。

第二,不同類社會財富之間的不可替代性。所謂不同類社會財富之間的不可替代性,是指不用使用價值之間的不可替代性,比如,水只能解渴而不能充饑、糧食只能充饑而不能避寒、房屋能遮風避雨卻不能解渴充饑,......。在國民經濟核算中,認識到這一點,具有重要的意義。這意味著我們只能按照使用價值的不同來分門別類地核算社會財富。這也是物質產品平衡表體系的合理性之一,也是本文強調新時代人本主義國民經濟核算體系需要充分借鑒物質產品平衡表體系的理由之一。

而現在流行的國民賬戶核算體系,按照商品價額來核算衡量社會財富的增加量(如,GDPGNP),就是不明白社會財富不可加總性的錯誤思維。若長期在這種核算體系的誤導下,國家富而不強、所謂的經濟在增長而民生益艱、國家繁榮而不昌盛的怪事就會到來。我國目前,一方面城市房地產業泡沫不斷膨脹,而另一方面農業農村經濟卻呈現日益萎縮的趨勢,城市房子越建過剩越多,而糧食生產卻越來越萎縮,就是這種錯誤導向的結果。這也是習近平再三強調要推動高質量發展所面臨的背景。

(五)社會財富具有非獨立性

各種各樣的社會財富之間,其價值雖然具有一定的相互獨立性,但并不能完全獨立,這主要表現為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不同社會財富之間,不僅具有不同質性,還具有結構性(這與其不可加總性相通)。食品和安全等在社會財富中具有一票否決的作用。沒有了糧食,所有的高樓大廈、飛機大炮都失去了價值。換句話說,沒有了人,也就沒有了財富。這就是農業是一國經濟之基礎的最重要的原因。這意味著,社會生產保障基礎性產品的供給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類似的道理,社會安全也是社會財富中的基礎性財富。人在恐懼不安中生活,再有金山銀山也沒有多少意義。實際上,還不僅如此,一個喪失了尊嚴、自由、精神寄托的人,物質財富對他而言,其實也沒有什么意義的。從這個意義上講,將精神財富剔除、單純地探討物質財富增長的經濟學,是非常狹隘、低級原始的意識形態。另外,生產資料與消費資料之間還存在生產與被生產的關系。

第二,在經濟衰退時,一國之社會財富會縮水。這是從財富的使用價值得到實現的角度講的。自從產品有了剩余開始,交換就成為實現使用價值的一個重要途徑。然而,在經濟衰退、生產萎縮時,社會交換也萎縮,那么可以實現的使用價值就會減少,社會財富事實上就縮水了。從個人財富的角度來說,隨著經濟衰退、生產萎縮,意味著你所生產的產品、勞務(或所擁有的貨幣)所能交換的其它產品或勞務也就減少了,也就意味著你的財富縮水了。在經濟泡沫破滅時,社會財富就是要大為縮水的,不過這主要是指名義上的財富縮水。

第三,人本主義告訴我們:當一國人口趨于減少的時候,該國經濟趨于衰退就是無法避免的。這可以從幾個方面來理解:(1)人口減少,意味著生產財富的勞動力(一種生產資源)減少了;(2)人口減少,意味著社會消費需求將面臨縮減的不利因素,那么在封閉經濟的條件下,本國很多商品的供給上限將會下調,社會生產規摸就會萎縮,除非有足夠的國際市場可以彌補國內市場的萎縮。

對此觀點,不同的意見可能會認為:(1)人口減少,分攤到每個人頭上的財富正好多了,人們的生活水平就提高了;(2)人口減少,但是社會在進步,人們的消費水平也在提高,一國經濟也不會趨于衰退。實際上,這兩點意見基本上是一致的,都忽略了產品和勞務的具體內容和結構,抽象地探討供求總量。具體到某個行業、某個產品(或勞務),人口的減少,必然導致對該產品(勞務)需求上限的下調。

中國古人云:大廈千間,夜宿七尺;良田萬傾,日食斗升。拋開人們對作為資本的財物占有和權力占有的無限欲望外,人們對具體的實物消費總是有限度的。即使國際市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擴張一國之消費需求,然而也畢竟是有限的,更何況國際市場也不是輕易就能得到的,即使能通過戰爭等侵略手段獲得一時的占有,但是終歸難逃人口減少注定的衰退命運。

(六)平衡協調是國民經濟健康的重要特征,科學規劃是現代化國家治理的重要手段

社會生產的根本目的,在于滿足人們的生活需要乃至保障人們的平安生活,簡而言之,就是強國富民,這是以人民為中心的邏輯必然。單純從物質需求而言,小康生活就是大多數勞動人民所追求的生活了。而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基本原理告訴我們,國民經濟按比例平衡發展是一國經濟可持續健康發展的必要條件。

從這個意義上講,充分借鑒物質產品平衡表核算體系的合理觀點,以人口為基礎,按照小康生活水平,以一國或一地區對物質產品(包括消費資料和生產資料)的供求數量為核心指標,統籌考慮個人家庭利益和國家利益、當前利益和未來利益的國民經濟核算體系,是很有必要的;同理,在開放經濟條件下,進出口的統計也應放在一個平衡表中;考慮到不同家庭之間存在收入差距,基尼系數指標是需要的;此外,核算包括財政收支平衡度(或赤字率)、企業和家庭收支平衡度(或負債率),也是衡量國民經濟平衡協調狀況的重要指標。要使一國經濟健康發展,減少投資生產的盲目性、強化國家的科學規劃是必須的,這也是社會生產日趨復雜、各種不確定性增加的時代特征對國家治理提出的要求。大數據技術的出現,事實上也為其準備了實現手段。

現在流行的人均收入或人均國民生產總值這些指標,由于物價與過度消費因素的影響,并不能很準確地表征家庭在物質生活上的幸福程度或自由度。比如說,同是5000元的收入,在不同的物價和消費水平地區,其意味著的(在物質生活上的)幸福(或自由)程度就是不同的。為了消除物價與過度消費因素對貨幣收入指標的侵蝕,可設計家庭物質生活自由度指標,以表征家庭的物質幸福程度(詳見下文)。

從這個意義上講,并不是消費水平越高,人們在物質生活上的幸福程度就越高,相反,對那些收入水平沒有社會一般消費水平增長快的家庭而言,其幸福程度實際上是在下降。由此,我們可以得出一個重要的推論,大肆宣揚消費甚至超前消費的消費主義,并不是真正的以人為本觀點。當然,一味地禁欲,那又走向了另外一個極端。關鍵在于,消費也要在一個合適的度內——勞動力生產與再生產的成本要得到足夠的補償,人口得到可持續地繁衍。這是人本主義的要求,這也是馬克思主義的人本主義特征的表現。

三、新時代人本主義國民經濟核算體系基本賬戶的構想

新時代人本主義國民經濟核算體系,需要強調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地位,綜合考慮個人家庭與國家利益(即,既要富民也要強國,且要通過強國來保障和促進民富)、統籌兼顧短期和長期利益(即強調發展的可持續性),需要充分認識到財富的不可加總性和非獨立性,需要強調社會產品和勞務的結構性及其供求的平衡程度、進出口平衡程度、國家財政以及企業和家庭的收支平衡度(即強調結構意義上的宏觀經濟健康運行),強調教育、研究與開發(不僅僅是投入)在新時代國民經濟中的重要地位,同時還需要考慮人們的精神幸福。該核算體系可設置以下四類基本賬戶。

(一)國強指數賬戶

該賬戶,主要體現我國在國際上的經濟和科技競爭力。在經濟全球化的時代背景下,我國在新時代對外開放的程度越來越大、走出去的步伐也越來越快,這都要求我國不斷提高在經濟和科技上的競爭力。隨著我國工資、地租和原材料價格水平的上漲,曾經建立在這三個方面的成本優勢日漸式微,也使得我國經濟競爭力越來越依賴于科技進步。在新時代,我國面臨由中國制造大國轉變為中國創造強國的歷史重任,因此,在我國的國民經濟核算中,就應該明確這個導向、并確定相關指標。

該賬戶應包括糧食能源稀土芯片導航軍工等基礎性和戰略性產品供給保障能力、國家創新能力和國際競爭力三大指標。這三大指標之間相互關聯,前者是國強的基礎性指標,后者是國強在國際經濟競爭中的直接表現,中者為另外兩個指標提供智力支撐。

保障糧食能源稀土芯片導航軍工等基礎性和戰略性產品的供給(由于其戰略性特征,可考慮不公開發布),既是一個國家國際競爭力的基礎,還是一個國家經濟主權獨立自主的基本要求。基礎性和戰略性產品供給在國際競爭中,體現的是一種控制力;將基礎性和戰略性產品的供給掌握在自己手中,才不會受制于人。基辛格對此做了最好的說明:誰要是控制了石油,就可控制所有國家;誰要是控制了糧食,就可控制所有人

國家創新能力衛星賬戶,包含研發投入、科技專利及其水平、教育質量、研發投入-產出比,等。一國之創新能力,首先受制于研發的投入,其次是高科技人才的培養,最后表現為科技專利及其水平。當然,研發的體制機制也是決定一國之創新能力的關鍵性因素。雖然研發的體制機制難以量化,但是從研發的投入-產出比還是可以間接說明的,即從縱向上看,如果研發的投入-產出比下降了,那就是研發的體制機制存在問題了。當然了,對于科學研究和發明創造,一味的量化管理也是不可取的,因為很多關鍵性的技術和基礎性的理論創新,是無法量化的,由于其戰略性,用具有急功近利傾向的投入-產出比來度量是非常不合適的。所以,在我國科技研發的體制機制設計上,既要注重短期投入效率,還要注重長期的投入效率(即戰略性),采取兩條腿走路的研發方針。

國際競爭力衛星賬戶,包含非補貼性產品在國際市場占有率、在國際市場上具有競爭力的產品種類及其所居社會需求等級、關鍵技術和核心設備的供給率等指標。一國在國際上的經濟競爭力,最終需要體現在本國產品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能力、以及關鍵技術和核心設備掌控情況。當然,依靠補貼、貶值本幣而形成的產品市場占有,這不是一國經濟競爭力的真正體現。

(二)社會生產力賬戶

在新時代,不管是以人民為中心的國家治理理念還是強國富民的國家治理導向,最終都要落實在社會生產上。沒有規模足夠大的社會生產,一是勞動人民的就業難以保障,二是國強民富沒有堅實的物質基礎。可持續發展的國家治理導向,又對資源環境條件和社會生產中各部門、各環節之間的平衡協調提出了要求。所以,新時代人本主義國民經濟核算體系,需要設立社會生產力賬戶;且該賬戶,應包括人口、資源環境存量-流量、宏觀經濟健康指數三個衛星賬戶。

人口衛星賬戶,包括人口總量及其年齡和性別結構、各種學歷勞動力數和人均受教育時間;含人口健康指數子賬戶,包括醫療衛生保障率及其保障水平、平均壽命、年青人死亡率等指標。人口,既是一國政策之依據,也是一國政策之歸宿。”[17] 人口規模從供給和需求兩個方面蘊含了社會生產潛力的大小,而且,其變化趨勢還能說明一國經濟運行之良莠。強調人口在國家治理中的重要性,在中國有悠久的歷史,《大學》載有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財,有財此有用”[18];春秋管仲在其國軌理論中也強調了人有軌”“人事有軌”[19];漢代徐干更是在其著作《中論》中專辟一篇《民數》論述把握人口數量對國家治理的重要性。

資源環境存量-流量賬戶,包括資源存儲量、資源耗費量、資源產出能力、資源的獲取和再生能力、環境改善與惡化指標。國家治理中需要考慮資源環境條件,在中華文明中并不是什么新鮮觀點,管仲在其國軌理論中就已經明確強調了田有軌”[19];《論語》載子釣而不綱,弋不射宿”[20]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勿竭澤而漁,在中國更是婦孺皆知的常識。令人奇怪的是,現在流行的宏觀經濟學模型中,卻沒有資源因素,更別說環境因素了。

宏觀經濟健康度賬戶,包括生產資料供求平衡度、進出口平衡度、國家財政-企業-家庭收支平衡度、良性貨幣比例、資源的社會整合能力(或資源閑置率)。上述各種平衡賬戶,應充分借鑒物質產品平衡表核算體系中相關平衡表的合理核算方法。一國經濟要可持續發展,宏觀經濟運行必須健康,即國民經濟各部門、各環節之間需要平衡協調,這是國民經濟的系統性或結構性特征所決定的。[11]上述七個指標分別從市場供求態勢、進出口、國家-企業-家庭收支、金融、資源利用五個方面,來說明一國之宏觀經濟健康程度。

(三)物質幸福指數賬戶

社會生產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消費。新時代人本主義國民經濟核算體系,需要強調民眾的物質幸福。衣食住行通訊娛樂等,都離不開物質的消費。物質幸福指數賬戶,就是為了表明一國民眾在物質消費上的幸福程度。該賬戶,包括消費資料供求平衡度、國內生產福利總值、基尼系數、家庭物質生活自由度、住房等耐用消費品存量等指標。

雖然從理論上講人的欲望是無限的,但是從具體的物質消費角度講,卻又總是有限的,所謂大廈千間,夜宿七尺良田萬頃,日食斗升是也;再者,從國家治理的可持續發展導向講,對于眾多家庭而言,小康生活的物質消費就可以實現人口的可持續發展了。所以,我們可以小康生活的物質消費為標準核算一國的物質消費總需求。

與一國消費資料數量密切相關的,是國內生產福利總值(具體計算,參見前文程恩富和曹立村的相關論述)。具體到各個家庭的物質幸福程度,又涉及收入分配格局、家庭收入水平和物價水平,這分別用基尼系數和家庭物質生活自由度來體現。當然,基尼系數也是衡量宏觀經濟健康度的一個重要指標。

家庭物質生活自由度(家庭總收入/家庭生活必需支出),是指在社會正常或一般生活水平下,家庭總收入與其生活必需支出之比。它可在一定程度上表征一個家庭在物質生活上的幸福程度,其值大于1表示該家庭物質生活進入小康水平;其值小于1,表示該家庭物質生活仍處于拮據乃至貧困狀態。該指標因與恩格爾系數類似,故又可稱為擴展的恩格爾系數。

住房等耐用消費品存量,是為了說明家庭消費水平的高低。一般而言,耐用消費品存量越大,民眾的物質消費水平越高。但如果一國經濟出現了對某個(些)耐用消費品的投機,那這個指標的可靠性就要打折扣。

(四)精神幸福指數賬戶

人們的精神幸福程度,雖然我們很難完全用量化指標來度量,但是我們仍然可以找一些具有直接和間接表征效果的指標來度量。精神幸福指數賬戶,包括犯罪率(或社會治安環境狀況)、離婚率、單身率、服務性消費量、社會就業保障率等指標。雖然其中有些指標在現有的國家統計中也是有的,但是并沒有突出其在國民經濟核算中的應有地位。如果一定要沿用GDP的概念,那么GDP核算體系也應該有精神GDP”的內容。

在一個犯罪率高、離婚率高、單身率高、社會就業保障率低的社會,必然是一個不和諧的社會,廣大民眾是很難過上幸福生活的。這些指標背后,既有政治經濟的因素,也還有文化、尤其是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的因素。而文化的因素,更多源于學校家庭教育、官方宣傳、影視媒體潛移默化的影響。服務性消費量,本身就包含屬于精神享受的休閑娛樂方面的消費。

綜上,在中國新時代,隨著我國國家治理理念和導向的變化,要求建立新型的、人本主義的國民經濟核算體系。也只有全面把握國強指數、社會生產力、物質幸福指數和精神幸福指數四類賬戶信息,才能全面系統把握我國的經濟社會狀況,國家才能科學規劃我國的發展目標、路徑并科學制定出相應的政策規章制度。至于非社會可持續發展所必需的產品或勞務的供給,可作為其它項列入核算體系中。鑒于現有國民賬戶核算體系的核心指標是世界流行的宏觀經濟指標,而且上述有些指標已在現有核算體系中,故建議國家統計部門在已有核算體系中,補充和完善上述四類賬戶,構建起一個混合型的國民經濟核算體系。

參考文獻

[1]新華社.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P].人民日報(01版),2017-12-21.

[2]曹立村.基于科學發展觀的國民經濟核算體系改革研究[J].武漢:統計與決策,2011,(17)11-14.

[3]曹立村.論我國國民經濟核算體系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基礎[J].南寧:學術論壇,2011,(4):123-127.

[4]程恩富,曹立村.如何建立國內生產福利總值核算體系[M].程恩富選集.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0:984-985.

[5]王泠一.GDP崇拜批判[P].國際金融時報,2003-12-2901版).

[6]鄭茜,牛志男.GDP主義批判——對話著名經濟學家劉永佶教授[J].北京:中國民族,2011,(4)46-51.

[7]張茉楠.構建適應全球新經濟增長的國民經濟賬戶體系[J].福州:發展研究,2016,(9)9-13.

[8]趙華荃.以科學態度重新審視并確定國民經濟總量[J].長春:當代經濟研究,2010,(6)28-32.

[9]楊文進.政治經濟學批判導論——體系與內容的重建[M].北京: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2006:439-440.

[10]王朝明,劉明國.對西方主流宏觀經濟學均衡假設的反思——從凱恩斯的投資恒等于儲蓄說起[J].成都:經濟學家,2007,(4)53-58.

[11]劉明國.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宏觀調控——兼對當代西方主流宏觀經濟學的批判[J].北京:馬克思主義研究,2017,(3)147-160.

[12]劉明國.經濟長期增長研究——以談判勢力為重心的分析[M].成都:西南財經大學出版社,2010:10.

[13]黃志亮.從市場GDP主導轉向國民幸福目標主導經濟發展實踐[J].上海:海派經濟學,2017,(1)25-47.

[14]習近平.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奪取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勝利——在中國共產黨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的報告[P].人民日報(01版),2017-10-28.

[15]劉明國.新經濟學原理(微觀)——綜合、反思與發展[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1:25.

[16]劉明國,韓曉璇.利他利己新經濟人論再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的一塊基石[J].上海:海派經濟學,2017,(4)31-44.

[17]劉明國,韓曉璇.新常態下我國人口政策的取向[J].南寧:改革與戰略.2018,(2)33-39.

[18]楊伯峻譯.白話四書大學[M].長沙:岳麓書社,1989:289292-293.

[19]謝浩范,宋迎平.管子譯注[M].貴陽:貴州出版集團、貴州人民出版社,2009:713.

[20]楊伯峻譯.白話四書論語述而[M].長沙:岳麓書社,1989:325.

劉明國,貴州財經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本文原載《當代經濟研究》2019年第7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安卓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