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國策建言 > 治理建言 > 閱讀信息
60年回顧:西藏平叛的歷史值得香港人學習
點擊:  作者:綜合    來源:昆侖策網【綜合】  發布時間:2019-07-27 08:42:21

 

1.webp (17).jpg

圖為藏民游行支持平息叛亂

 

【編者按】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同時也是百萬農奴翻身解放的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60年前,中國共產黨領導西藏各族人民平息了西藏上層反動集團發動的武裝叛亂,實行了民主改革,百萬農奴和奴隸翻身得解放,西藏和全國各省區一樣走上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這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為維護國家和人民的核心利益,堅決進行反分裂斗爭,帶來西藏社會制度的巨大跨越,西藏社會歷史的偉大轉折和劃時代進步。

 

回顧這段歷史,是否對認識今天的香港亂局有所幫助,是否對那些利令智昏的香港反對派及其幕后的西方敵對勢力有所教益和警示?其實不僅僅是香港,臺灣亦同此理。凡事皆有規律,物極必反,前事可鑒,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人民中國、人民政府和人民軍隊,絕好惹的!

 

為此,我們特編發兩篇文章,以饗讀者。

 

妍:讓你起雞皮疙瘩的一段史

(2019-07-25)

 

最近大家碰頭都會問:香港該怎辦?中華歷史五千年,翻翻史書,總有一段可以古為今用。我跟退休總警司曾財安先生學史五年,最近他就用西藏史來解讀今日亂局。

香港人對西藏的認識除了布達拉宮就是達賴喇嘛,對一個叫“十七條”的法制知之甚少。

拿這西藏十七條看看,包你會起雞皮疙瘩,不就是基本法?不就是一國兩制?原來一國兩制不是甚麼新鮮事,國家早在一九五一年已經有個非常類似的經驗。

一九五一年,新中國成立沒多久,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就和平解放西藏問題簽署了《十七條協議》,承諾給西藏高度自治,包括西藏可繼續原有政治制度、達賴喇嘛的固有地位不會改變、繼續擁有宗教自由、繼續發展西藏語言文字和教育模式、不需繳付軍費……

十七條的自治精神與香港基本法驚人地相似,唯一迥異處,是讓西藏保留藏軍,并把藏軍納入解放軍編制,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武裝的一部份。

奉行十七條後,因解放了農奴,令貴族財富少了,大喇嘛權力也弱了,於是,一九五九年三月,一場由西方主導有預謀的武裝叛亂,正式展開。

叛亂份子在市區游行,呼喊“西藏獨立”、“漢人滾出去”,張貼“西藏是獨立自主政教合一的國家”。他們還襲擊愛國藏人,把他們殘殺再系於馬尾,鞭馬拖尸兩公里示眾。

叛亂份子更圍堵政府機構,殺害漢藏官員,并下令向全藏各地的運輸站、人民醫院、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氣象處、貿易公司、郵電局、報社等開槍襲擊。

結果,中央政府被迫出手,用三天平定內亂,達賴在解放軍進城前已倉惶出走。鎮暴後中央決定廢除十七條,從此西藏變回中央管轄下的一個自治區。

歷史教訓,就在眼前,香港人,翻翻史書,好自為之。

 

1.webp (18).jpg

圖為西藏平叛中被人民解放軍俘虜的叛亂分子

 

文 鋒:西藏平叛的高層決策內幕

(《文史博覽》2009年第3期)

 

2009年是西藏平叛和民主改革50周年,西藏自治區人大通過決議,從當年開始,每年的3月28日為“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1959年3月10日,西藏上層反動集團公開撕毀1951年5月簽訂的《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于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即“十七條協議”),發動了旨在分裂祖國、維護封建農奴制度、反對民主改革的全區性的武裝叛亂。

 

西藏和平解放前,實行的是上層僧侶和貴族專政的封建農奴制,西藏的廣大農奴迫切要求掙脫農奴制的枷鎖。和平解放后,中央人民政府考慮到西藏歷史和現實的特殊情況,對西藏社會制度的改革采取了十分慎重的態度。“十七條協議”規定,這種改革中央不加強迫,由西藏地方政府自動進行。

 

然而,西藏上層反動集團,在外國勢力的支持和操縱下,試圖永遠保持農奴制,以維護既得利益,為此進行了一系列的分裂祖國的活動。

 

 西藏上層反動集團的蓄意分裂和破壞

 

1956年底,達賴喇嘛和班禪大師應邀訪問印度,參加佛教始祖釋迦牟尼涅槃2500周年紀念活動。西藏上層反動分子急不可待,蠢蠢欲動,勾結國外的敵對勢力趁機進行策反,企圖阻止達賴返回西藏,在印度成立國外“流亡政府”,促其從事分裂活動。為策應這一行動,他們在西藏昌都部分地區發動了武裝叛亂,并試圖在拉薩也掀起叛亂,造成達賴留印的形勢,以威脅中央在“西藏永遠不進行民主改革”。

 

中央考慮到西藏的歷史和現實情況,為爭取政治上的主動,揭露反動上層人物的陰謀,決定仍然采取耐心等待的方針,在第二個五年計劃期間(1958—1962年)不搞改革,過6年之后是否改革,仍然由西藏根據當時的情況和條件決定。

 

然而,西藏上層反動集團把中央政府的等待和教育看做是軟弱可欺。他們大肆鼓吹只有“西藏獨立”,才能“永遠不改”,加快了分裂的步伐。

 

1.webp (19).jpg

1954年9月,毛澤東主席在北京接見西藏兩大宗教領袖達賴喇嘛·丹增嘉措(右)和班禪額爾德尼·確吉堅贊(左)。

 

1957年,為貫徹關于西藏“六年不改”的方針,中央從西藏撤出了3萬多人的部隊和工作人員,留藏部隊和工作人員只剩下1萬多人。西藏上層分裂主義分子認為中央在西藏的力量薄弱,發難時機已經成熟,于是,加緊組織叛亂武裝,成立叛亂指揮中心,并將這些活動輻射到全區各地。

 

在西藏上層反動集團的策劃支持下,1957年5月,從川、甘、青三省藏族地區流竄到西藏的叛亂分子聚集拉薩,成立了一個名叫“曲細崗珠”(漢語“四水六崗”的意思,泛指四川、云南、甘肅、青海等藏族聚集的地區) 的叛亂組織,妄圖將這些地區和西藏融為一體,建立一個“大西藏共和國”。

 

1958年4月20日,從康區躥入拉薩的武裝叛匪頭目和藏軍、三大寺反動分子代表秘密聚會,結為同盟,將所有反動武裝力量約5000人統一于“四水六崗”組織之內。6月,康馬叛亂分子恩珠·公布扎西在山南地區的竹古塘正式宣布成立“四水六崗衛教志愿軍”(簡稱“衛教軍”),提出“西藏獨立”、“保衛宗教”、反對改革、反對共產黨等反動口號,并企圖把山南建成永久性叛亂武裝根據地。

 

1958年7月21日,衛教軍正式打響了武裝叛亂的第一槍。隨后,他們在昌都、黑河、山南、林芝、江孜等地策動當地反動分子,襲擊人民解放軍駐地和車隊,破壞交通干線,甚至長期進攻與圍困我駐藏機關,給解放軍造成不少損失。

 

例如,1958年9月,叛亂分子在尼木縣麻江地區伏擊西藏軍區去日喀則執行體檢任務的醫護人員的汽車,殺害了車上的16名醫護人員;10月,叛亂武裝700余人向解放軍駐守山南澤當的守備分隊和機關多次發起攻擊,圍困達74天之久;12月,叛亂分子在山南貢嘎、札囊伏擊解放軍車隊,使解放軍犧牲93人,受傷35人,汽車被毀9輛;1959年1月,叛亂武裝3000人圍攻丁青縣委及駐軍,時間長達90天。

 

同時,叛亂分子所到之處,燒殺搶掠,無惡不作,給西藏人民造成了深重災難。到1959年春,只有120萬人口的西藏,叛亂武裝已發展到23000多人,其中作為叛亂骨干力量的藏軍,已由1951年的1400人,增加到3000多人。叛亂的陰云籠罩著西藏上空。

 

1.webp (20).jpg

圖為盤踞在羅布林卡北側的叛亂武裝向解放軍運輸站、油庫、碉堡開炮

 

毛澤東一番話為西藏平叛定了基調

 

西藏上層反動集團的分裂活動,早就引起了黨中央、中央軍委的高度重視。為了對付西藏可能出現的全局性叛亂,毛澤東洞若觀火,密切注視著西藏反動分子的種種舉動,及時作出各種指示和決策。

 

1959年1月22日,毛澤東指出:

“在西藏地區,現在及今后幾年內,是敵我雙方爭奪群眾和鍛煉武裝能力的時間。幾年之后,例如三四年,五六年,或者七八年之后,總要來一次總決戰,才能徹底解決問題。西藏統治者原有兵力很弱,現在他們有了一支斗志較強的萬人叛亂武裝,這是我們的嚴重敵人。

 

但這并沒有什么不好,反而是一件好事,因為有可能最后用戰爭解決問題。”

 

1959年3月10日,叛亂分子利用達賴到西藏軍區看戲之事制造事端。達賴看戲是本人提出并經西藏地方政府同意的,但叛亂分子卻公開造謠說,漢人陰謀毒害達賴,以蠱惑人心,并以此為借口,首先在拉薩挑起了叛亂。

 

3月10日上午,叛亂分子煽動不明真相的僧俗民眾圍住達賴喇嘛的住地羅布林卡,阻攔達賴喇嘛前往西藏軍區禮堂觀看演出。在羅布林卡門外,西藏軍區副司令員桑頗·才旺仁增被叛亂分子打傷,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官員、愛國人士堪窮·索郎降措被叛亂分子當場殺害。叛亂分子還驅使部分群眾上街游行示威,高喊“西藏獨立萬歲”等反動口號。

 

這一天,得到國外反華勢力支持的西藏上層反動集團,公開撕毀了“十七條協議”,全面發動了背叛祖國的武裝叛亂。

 

1.webp (21).jpg

1959年3月10日,達賴喇嘛準備到西藏軍區禮堂觀看演出。當西藏軍區正準備迎接達賴到來的時候,別用用心的藏獨分子卻到處散布謠言:“軍區要毒死達賴喇嘛”,“軍區已經準備好了直升飛機,要把達賴喇嘛劫往北京”,“大家要到羅布林卡去請愿,不能讓達賴喇嘛去軍區。”藏軍警察代本(即第六代本)俊巴等人在街頭驅使群眾前往羅布林卡。由于反動分子的造謠煽動,11時許,涌向羅布林卡的群眾已有兩千多人,其中混雜著攜帶槍支的叛亂分子二三百人。羅布林卡四周已被鬧事的人群圍了起來。圖為1959年3月10日,叛亂分子與不明真相群眾涌向羅布林卡。

 

當時西藏工委書記張經武、西藏軍區司令員張國華都在內地開會,中共西藏工委副書記、西藏軍區政治委員譚冠三將軍,作為中央人民政府駐西藏代理代表,主持全面工作。

 

達賴喇嘛此時已被叛亂分子軟禁在羅布林卡,對外的聯系十分困難,但譚冠三將軍仍設法通過愛國人士先后于3月10日、11日和15日給達賴喇嘛三封信。譚冠三在信中表示體諒達賴喇嘛的處境,關心他的安全,并對叛亂分子猖狂進行的軍事挑釁,要求西藏地方政府立即予以制止。

 

達賴喇嘛亦于3月11日、12日和16日先后給譚冠三復信三封。他表示,已對地方政府官員等進行了“教育”和“嚴厲地指責”,并表示幾天后還可能到軍區去。

 

11日,正在湖北的毛澤東就西藏上層集團公開叛亂問題給中共中央、西南局、西南軍區、西藏工委及西藏軍區發出急電,對中共西藏工委、西藏軍區在政治上、軍事上所應采取的措施作了具體指示。電文指出:

“照此形勢發展下去,西藏問題有被迫早日解放的可能”,“西藏工委目前策略,應是軍事上采守勢,政治上采攻勢,目的是分化上層,爭取可能多的人站在我們一邊。”

 

毛澤東還特別指出:

如果達賴及其隨從逃走時,我軍“一概不要阻截他們”。

 

3月15日,毛澤東又在武昌東湖石屋別墅,召來張經武、張國華談西藏嚴重局勢及平叛、民主改革諸問題。毛澤東說:

“天要下雨,娘要改嫁。階級本性決定他們要鬧事。他們總以為他們還有資本,總是手中發癢。他們要叛亂,無非是想把你張國華( 指解放軍) 趕走。”

 

談到改革時,毛澤東說:

“我們確定西藏在第二個五年計劃期間甚至更長的時間不進行改革,是真的,但他們總是聽不進去,因為他們從根本上是反對改革的,壞事變好事。我早就說過,只要西藏反動派敢于發動全面叛亂,我們就要一邊平叛,一邊改革,要相信95%以上的人民是站在我們一邊的。”

 

他又說:

“叛了也好,先叛先改,后叛后改,不叛緩改嘛。現在已經叛亂,就只好邊平邊改。總的方針是軍事打擊、政治爭取和發動群眾相結合。少數反動分子的武裝叛亂,其結果帶來了大多數勞動人民的比較徹底的解放。”

 

毛主席的這番話,為西藏平叛、改革定了基調。

 

同日,毛澤東還寫信給中央,對中央以譚冠三名義寫給達賴的第二封信表示贊成。毛澤東信的全文是——

 

中 央:

 

14日以譚冠三名義,答復達賴的一封信,很好,政治上使我處于主動。看他反應如何。如有復信,無論態度怎樣,均應再復一信。以后禮尚往來,可再給信。這些信,準備在將來發表。為此,要準備一封信歷述幾年以來中央對諸大事件寬大、忍耐的目的,無非等待叛國分子、分裂分子悔悟回頭,希望達賴本著17條及歷次諾言,與中央同心,平息叛亂,杜絕分裂分子,歸于全民族團結,則西藏便有光明前途,否則將貽害西藏人民,終遭人民棄絕。以上請考慮。

 

毛澤東

3月15日下午3時

 

3月17 日,中共中央根據毛澤東的指示,在劉少奇的主持下,召開了政治局會議,討論了藏軍積極準備叛亂的緊急情況和毛澤東的建議。會上比較一致的意見是:最好設法讓達賴留在拉薩,他若硬是出走,這也沒有什么不得了。因為我們現在工作的立足點已不是等待原來西藏政府一些上層分子覺悟,而是堅決平叛,全面改革。周恩來還指出,這次事件與印度當局有關,英國和美國在幕后很積極,支持印度當局,把印度推到第一線。叛亂的指揮中心在印度的噶倫堡。

 

就在這一天,在拉薩發生了一起突發事件,3月17日,聚集在羅布林卡北側的叛亂武裝向我青藏公路拉薩運輸站射擊,并向運輸站的油庫、碉堡發射炮彈30余發。該站經濟警察曾惠山未經請示,即擅自以六零炮向敵還擊炮彈兩發,落在羅布林卡北圍墻以北的二百至三百米處。

 

當日夜晚10時左右,西藏上層叛亂集團即按其預謀,將達賴喇嘛及其家屬劫出拉薩,在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協助下,奔向了流亡印度之途,沿途要地都有叛亂武裝警戒接應。美國中央情報局設在達卡的基地與達賴喇嘛保持密切聯系,并準備好一種適合在西藏稀薄空氣中飛行的C-130型運輸機,隨時給他們空投所需物資。

 

1.webp (22).jpg

圖為逃亡西藏的達賴(騎白馬者)

 

兩周后,達賴一行在美國中央情報局訓練的西藏特工幫助下逃到印度。在達賴一行進入印度控制區的當天,印度總理尼赫魯就宣布:“印度政府給予達賴喇嘛政治避難。”達賴抵印度后,印度當局待之為上賓。印度當局企圖通過培植達賴集團,收容逃往印度的西藏叛亂分子,對中國施加壓力,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事后,西藏上層反動集團和外國反動派卻以那兩發炮彈大做文章,歪曲事實,說就是這兩發炮彈把達賴嚇跑的,企圖掩蓋達賴出逃的真相。

 

1.webp (23).jpg

圖為逃亡境外的叛亂分子

 

徹底平息叛亂

 

達賴出逃后,拉薩局勢更加緊張,在拉薩直接指揮叛亂的“人民會議”加緊軍事準備,他們以羅布林卡為叛亂指揮中心,將藏軍、三大寺武裝喇嘛和從鄰省逃來的叛亂分子糾集在一起,組織武裝自愿軍,調集各地武裝到拉薩集中。

 

到3月19日,拉薩叛亂分子已達7000人左右,分別占據布達拉宮、藥王山、羅布林卡和拉薩市內各要點及堅固建筑物,對西藏軍區、西藏工委機關和中央駐西藏代表的住地,從西、北、東三面形成包圍的態勢,不斷制造挑釁事件。

 

3月20日凌晨3時45分,槍聲驟然響起,叛亂武裝在羅布林卡西南拉薩河然巴渡口附近的牛尾山,首先向解放軍控制渡口的連隊開槍射擊。隨即,全市叛亂武裝向中央駐拉薩的黨、政、軍機關和企事業單位發起全面攻擊。

 

凌晨5時,譚冠三政委在地下指揮室召開緊急作戰會議。會議決定,不待增援部隊到達,使用現有機動兵力10個連,于10時向敵發起反擊。

 

1.webp (24).jpg

圖為盤踞在布達拉宮的叛亂分子投降

 

到22日上午9時,歷時46小時55分鐘的拉薩平叛斗爭勝利結束,解放軍共計殲滅叛匪5300 余人,繳獲各種槍械8000余支,輕重機槍81挺,迫擊炮27門,山炮6門,子彈1000萬發。取得了平息西藏叛亂初戰的勝利。

 

1.webp (25).jpg

圖為被解放軍抓獲的叛亂分子頭目

 

為了維護“十七條協議”的尊嚴、祖國的統一和西藏人民的利益中央不得不在拉薩爆發叛亂后表明平叛的嚴正立場。3月28日,周恩來總理發布國務院命令,責成西藏軍區徹底平息叛亂。

 

1.webp (26).jpg

圖為西藏民眾閱讀《西藏日報》刊載的國務院關于平息叛亂的命令

 

遵照中央軍委命令,由陸軍第54軍軍長丁盛、政委謝家祥等組成的中國人民解放軍502部隊指揮所,率該軍第134師和蘭州軍區第11師入藏參加平叛作戰,歸西藏軍區指揮。

 

1.webp (27).jpg

圖為1959年4月4日,解放軍圍剿山南叛亂武裝

 

西藏軍區以4個團兵力于4月4日至9日由拉薩揮師南下,渡過雅魯藏布江,以迂回合圍的運動作戰形式,對盤踞在山南地區的叛亂武裝發起進剿。

 

1.webp (28).jpg

圖為4月8日,人民解放軍向盤踞山南地區的叛亂武裝實施多路反擊,迅速平息了山南地區的叛亂

 

1960年上半年,人民解放軍又集中駐藏部隊的主要兵力,對大股叛匪盤踞的腹心地區和邊沿地區先后進行了6次進剿作戰,殲滅叛亂武裝2萬余人。至7月,人民解放軍已在西藏全區范圍內殲滅了大股叛匪,從而取得了平叛斗爭的決定性勝利。

 

1.webp (29).jpg

圖為人民解放軍某部和西藏民兵行進在平叛途中

 

從1960年下半年開始,平叛斗爭轉入了全面清剿階段,到年底,全區殘存的零星叛亂分子不過1000余名。至1961年底,西藏地區延續近3年的武裝叛亂被徹底平息。

 

在三年的平叛斗爭中,人民解放軍共殲滅叛匪93000余人, 繳獲各種槍支35500余支,各種炮70門,電臺41部,擊斃和俘獲空降特務25名。

 

1.webp (30).jpg

圖為1959年4月5日,西藏軍區司令員張國華迎接十世班禪額爾德尼到拉薩

 

當西藏叛亂爆發之時,美國輿論界普遍認為,中國政府不投入20萬軍隊就不能平息西藏的叛亂,而20萬軍隊每天需要1萬噸物資,西藏的交通條件極其惡劣,是絕對不可能完成如此規模的運輸任務的,因此,平息西藏叛亂將會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然而,完全出乎美國人意料的是,人民解放軍只用了幾萬人的兵力,在短短的三年時間,就取得了西藏平叛的完全勝利。

 

平叛斗爭的正義性和黨的政策的感召,也使許多被裹脅的參叛人員日益覺醒,使叛亂隊伍發生了嚴重的分化。三年中,經過政治爭取而投誠的參叛人員,占被解決的叛亂武裝人數的42.8%,其中在平叛的最后一年里,投誠人員竟占被殲總數的70%以上。

 

在平息武裝叛亂的同時,黨中央和毛澤東決定立即在西藏實行民主改革。1959 年7月17日,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通過《關于進行民主改革的決議》,在西藏全區掀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群眾性民主改革運動,一舉摧毀了封建農奴制度,實現了百萬農奴和奴隸夢寐以求的當家做主的權利。

 

(來源:昆侖策網【綜合】

 

2.webp.jpg

 


 

【昆侖策研究院】作為綜合性戰略研究和咨詢服務機構,遵循國家憲法和法律,秉持對國家、對社會、對客戶負責,講真話、講實話的信條,追崇研究價值的客觀性、公正性,旨在聚賢才、集民智、析實情、獻明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歡迎您積極參與和投稿。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請看《昆侖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040252.live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安卓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