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國策建言 > 治理建言 > 閱讀信息
香港“反華暴亂”的起因,經過、影響,以及對策
點擊:  作者:記者    來源:觀察的眼  發布時間:2019-07-26 09:25:27

 

       一、香港“反華暴亂”全景回放

2019612日,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政府和特區立法會大樓所在的金鐘地區,有人再度掀起了暴亂。

根據現有披露出來的信息看,這次暴亂表面上的起因,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擬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簡稱《逃犯條例》)加以修訂。

修訂該《逃犯條例》的目的,是為使之不再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相關法律繼續構成沖突。香港特別行政區,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下轄的一個省級高度自治地區;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治下的一個省級地方自治單位,特區政府這樣做,本屬合情合理、無可厚非。

但是在香港,卻有人借此大做文章,裹挾大量不明真相的香港市民和涉世未深的青年學生,以襲擊香港特區警察、包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圍困香港警察總部等行為,公開地挑起新一輪的暴亂。

這場大規模的暴亂,不僅嚴重地破壞了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穩定及其對外形象,而且危害到了香港七百萬市民和平、安寧的正常生活。更加嚴重的是,這場暴亂是在公然挑釁中國的國家安全和國家統一的底線和意志。因而,它必將引發包括全體中國共產黨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全體將士、中國人民公安各級干警等在內的全中國十四億人民群眾的巨大憤怒!

二、香港反華暴亂”孽生原因

根據中外媒體的披露,此次香港暴亂的幕后黑手,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勢力,特別是美國!

香港回歸以后,我們犯下了極其嚴重的歷史錯誤,因而導致了嚴重的歷史后果,直至發生“反華暴亂”。

這些歷史性錯誤有:

第一、香港在1997年回歸中國以后,由于當時的中國中央政府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自身的重大歷史失誤,既沒有立即及時地在回歸后的香港開展徹底、全面地去殖民地化的工作。

第二、沒有在香港回歸后,及時地收回教育權和司法權。

第三、英國原駐香港末任殖民統治當局為了阻礙香港政權回歸的和平交接暨與中國政府相對抗,而炮制和匆忙在香港推出的所謂“民主化改革”方案所遺留的破壞性影響,導致回歸以后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儼然像是中國內部地位高于而非至少平等于中國共產黨所領導的內陸各省區的一個半自治國家性質的政權實體。

國家承諾在“一國兩制”前提之下,“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而香港的所謂“反對派”或者“反建制派”、“港獨”勢力等,卻故意只強調“兩制”而無視“一中”的首要關鍵原則。

多年來,在其背后的西方國家勢力的慫恿和支持下,屢屢在香港興風作浪,挑動對立,掀起對抗,分裂亂港,形成了香港地區一股惡劣的政治生態。

與此同時,由于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之一的特殊地位,以及香港在回歸中國后,去殖民地化的工作沒有及時跟進,導致香港在行政、司法、教育等各個方面和環節,仍然保有舊時英國治下舊殖民地時期的環境與諸多特征。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無法完全控制香港的上層建筑,特別是司法和意識形態領域。當然也就更談不上規范經濟基礎了。

比如,香港回歸迄今已經二十二年了。而在今天的香港,“維多利亞灣”仍叫“維多利亞灣”;“麥理浩道”還是“麥理浩道”。香港的行政體制、司法體制、教育體制、學校教材等等,我們一項都未觸及。

 

在香港《基本法》中,極為重要的第二十三條在香港居然無法獲得通過。而這一條的內容是:

 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系。

放眼全世界,任何國家的國民都必須無條件地接受以國家體制、憲法、國旗、國徽、國歌等為內容的基本國民教育。但是在香港,中國的國民教育教材居然也無法實施!

可以說,每一個被殖民統治過的國家或地區,在其獲得獨立和解放后,都必須進行的“去殖民化”工作,我們在香港卻基本沒有做!

又比如,香港高等法院的大法官,迄今仍然多為英國人。而這些“法官”們本身或為港獨分裂分子,或是受到美國、英國等西方國家政府的指使。

他們利用所掌控的香港高級司法權限,一方面,放縱甚至教唆港獨分子發動暴動;另一方面,又對香港的警察進行法律迫害。在2014912月發生的所謂香港“占領中環”事件中,這些英國籍的“法官”不僅悍然宣判在事件中傷害警察的暴徒“無罪”,而且反過來“判處”依法執法的警察“有罪”!

迄今為止,香港仍然堪稱為世界范圍內為數不多的國際司法管轄孤島之一。這里不僅仍然是國際逃犯的“避難天堂”,而且與其作為英國殖民地時期一樣,現在的香港依然是所謂的“國際情報自由港”和“國際情報活動中心”。

不僅如此,香港“占中”事件還暴露出香港政府沒有應對緊急狀態的必要權力。這直接導致特區政府在面臨出現非常情況時,沒有非常的手段可資利用。而這進而導致特區政府無法有效地掌控局面,控制形勢,而必然在被動中陷于困境。因此,跳出香港現有的司法程序,統一上層建筑,勢必成為香港特區政府的當務之急。其重點包括并且不限于:在香港實行戒嚴;開除、逮捕、驅逐拒絕與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合作的外籍法官;逮捕、審判街頭暴亂的組織者;逮捕、驅逐插手香港事務的境外勢力的情報人員等。

 

在上層建筑得以統一的基礎上,逐步改變原來的經濟基礎,跳出現有的惡性循環,逐步改善香港民生,發展經濟,香港才可能擁有繁榮穩定、長治久安的未來。

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構建中也存在著問題。

《基本法》所確立的中央與特別行政區的關系結構,使得中國中央政府很難直接介入香港的社會政策制訂和執行過程。有人指出:“從某種程度上說,北京在1997年以來,充當了香港內部結構性矛盾的真正制造者與受益者‘替罪羊’。香港最主要的結構性矛盾,是極少數大商人控制了香港的經濟命脈。通過房地產綁架本地中產階級,并以其龐大的經濟勢力,利誘并俘獲了香港的不少地方政治人物。”

由于回歸以后,中國中央政府能夠介入香港的事務十分有限,尤其無法在香港開展群眾路線,進行廣泛的群眾動員。因此,大體上是在運用“統一戰線”工作的方法,吸收香港資本家進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和全國政協會議,團結香港社會中的商界領袖和專業精英。而這種自縛手腳的政策及其局限性,是顯而易見的。

回歸后的香港,延續著殖民地時代的社會、經濟政策。在發展水平相若的地區均已邁向福利社會的時代,仍然延續著資本主義階段的自由放任理念,著重保守經濟社會競爭的結果,而對確保社會“弱勢群體”的基本生活條件殊少著力。

香港社會政策和法律中體現的理念,仍然是“窮人之所以窮,是因為他(她)們品格上有問題”。在香港的法律中,“不存在所謂福利權”。1993年才開始建立的“綜合社會保障援助”,被設計得帶有“懲罰性”,其保障范圍和幅度被設置得盡可能小,目的是“盡可能令人難受”。在香港,這些為數不少的窮人,目前也很容易被“反建制”勢力所利用,而將滿腔的怨氣投向特別行政區政府和中國中央政府。

從治港人才的培養和儲備方面來看,“港人治港”也存在一個明顯的問題,即:在現在的香港精英中,很少有人在中國內地接受過系統的教育。在香港精英中,對于內地的政治、經濟或法律有深入了解的人才不多。這與香港作為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的當下地位嚴重不符。

在殖民地時代,香港的管治精英大多來自英國,在英國的頂尖大學接受過完整的教育,并且在英國本土或殖民地公務員系統中工作和接受培訓。香港回歸中國后,由于對“兩制”的過分強調,“內地背景”、“內地教育”、“內地工作經驗”,反而成了有意從政的香港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所謂“負資產”,而這對于實現國家的整合是非常不利的。

為了改變香港的這種表面上回歸,實際仍游離的非正常狀態,國家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決心通過修訂《逃犯條例》,從司法領域入手,逐步堵上香港的法律漏洞,理順國家與香港地區之間的司法關聯性,為香港特別行政區及其人民創造更加良好的條件。

目前香港的《逃犯條例》中所存在的法律漏洞,使得各國的情報機構和組織以及情報人員、情報販子等,可以方便地在這里開展情報活動。他們一旦在香港出事被抓,并被以“間諜罪”等罪名提起指控,有可能會被引渡到已經與香港簽署有引渡條約的二十個國家和地區。但是這些國家和地區大多是西方的,其中并不包括中國內地、中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和中國臺灣地區在內。

同時,由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沒有在回歸以后及時開展去殖民化的工作,因此,香港現在的司法系統,實際仍然是原殖民地時期英國式的司法系統。在這方面,香港的法律部門沒有積極地向內地借鑒放學習,過渡、建立起中國本土式的特別行政區司法體系。

而這種局面,導致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西方情報機構,在中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仍然具有某種“天然”的外交優勢。因為其他與英、美等西方國家關系不睦的國家的在港諜報人員一旦在香港被捕,由于香港現存的法律漏洞,他們不能被引渡交給中國內地,而只能被引渡給英、美等西方國家,這無疑偏向和有利于美國中央情報局、英國軍情六處等西方國家的在港情報機構。

 

因此,香港現已成為西方情報機構距離中國大陸最近的重要情報基地。香港回歸多年以來,迄今這種局面仍未得到根本性的改變。五花八門的諜報活動在香港依然猖獗活躍。

對于將中國作為“全球戰略競爭對手”的美國而言,香港是目前情報機構遍布世界的美國中央情報局最大的境外據點和橋頭堡。由于現有的《逃犯條例》可以確保他們的情報機構和人員不必顧慮會被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就近遣返中國內地或是被驅逐出境,美國可以利用香港作為基地,無所顧忌地對中方人員進行策反,培訓內地顏色革命的主力以及諜報人員,然后從香港輻射廣東,再向中國全國范圍擴展。

因此,改革開放以來,毗鄰香港的廣東省,特別是省會城市廣州市,成為中國內地危害國家安全案件最為高發的地區。

三、中央高度關注香港“反華暴亂

此次香港特別行政區修訂《逃犯條例》,即為補上司法方面的重要漏洞。而這勢必觸及到美國等西方國家在香港的情報機構及其諜報人員的運作和活動。

因此,在這一次的香港顏色革命反華暴亂事件中,便順理成章地出現了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方面的黑手。他們不僅在背后公然策動顏色革命和反華暴亂,而且甚至赤膊上陣,親自參與、指揮暴恐人員襲擊香港警察、包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圍困香港警察部隊總部,赤裸裸地向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和包括香港人民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進行猖狂地挑釁!

613日,也即金鐘暴亂發生的次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就在香港出現的嚴重事態明確表示:“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任何國家、組織和個人都無權干預。”他指出:“香港金鐘一帶發生的情況不是和平集會,而是公然有組織地發動暴動。”

14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就美國議員在香港暴亂發生后,重提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回答記者提問時指出:“中方奉勸美方有關人士尊重基本事實,摒棄傲慢和偏見,立即收回企圖干預香港事務的黑手,放棄任何企圖搞亂香港的妄想,停止推動審議有關議案,停止干涉中國內政……我們不懼怕任何威脅和恫嚇。任何妄想在香港制造混亂、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的圖謀,都必然遭到包括廣大香港同胞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反對,既不得人心,也不會得逞。”

19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部長王毅在北京同來訪的荷蘭王國外交大臣布洛克共見記者時指出:“一些西方勢力利用這個問題興風作浪,挑撥對立,企圖破壞香港和平穩定,破壞‘一國兩制’。我們要大喝一聲:‘請收回你們的黑手!香港事務是中國內政,香港不是你們橫行的地方!’”

應該說,中國中央政府的表態是堅定的,它表現了中國人民不畏懼美帝國主義的強權恫嚇,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亂港、反華勢力堅決斗爭到底的原則態度和堅定意志。

但是,香港目前的形勢是極其惡劣、危險而嚴峻的!

 

四、美國是香港反華暴亂”幕后黑手

在暴亂發生的過程中,位于香港金鐘地區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遭到人群的包圍而被迫關閉,定于21日當天對將要修訂的《逃犯條例》的二讀被迫推遲。此外,香港稅務總部大樓、出入境總部大樓等也相繼于暴亂發生當日陷入癱瘓狀態。

最危險的居然要數位處香港灣仔的領導著三萬多香港警察部隊的香港警察總部大樓!

這里被多達上萬參與暴亂的人群圍困長達16個小時之久!當時,在警總大樓內,共有包括當值及當值完畢的各級人員共約四千人,其中還包括有13位孕婦,以及需要就醫、救治的罹患癌癥或患有長期病癥的警察及工作人員若干人。由于總部遭受到長時間的圍困,警方在外的職員無法進入警總大樓內辦公,電子報案中心的跟進服務也被迫暫停。

與此同時,警總大樓外的攝像設備遭到人為破壞,灣仔警署報案室服務關閉,灣仔軍器廠街一帶的道路也被嚴重阻塞。僅在21日當天,灣仔分區的服務即因此延誤,有46999求助電話無法實時處理。

在警察總部大樓外,開始時還有數名警察手持盾牌警戒。但在遭到暴亂人群的襲擊后,被迫退入大樓內。警總大樓的多處出入口均被暴徒用鐵鏈鎖死,正門用鐵馬等障礙物堵塞,多名警員被困亦無人敢于相救。在抗擊暴亂的斗爭中,現場磚石如雨,暴恐分子使用磚塊、鐵通條等毆擊、捅刺香港警員,導致多位一線警員負傷,有的傷勢嚴重。警員們面對襲擊暴行,忍辱負重,一退再退。

21日當晚,香港TVB晚間新聞播出被困的警總大樓內一位女警的求助。這位女警察家中的幼兒突患罕見疾病,需要緊急送往醫院救治、洗腸。但孩子的父親不在,而這位女警察本人又被困在警總大樓內無法趕回家去救治孩子。

當日深夜,香港有線新聞播出采訪錄像,在警察總部大樓內一位孕婦突感不適,可能臨產。但叫來的救護車卻被暴恐分子人為阻攔在警察總部大樓外無法駛入。后因情況緊急,一名便衣警察挺身而出,冒著生命危險走入人群中,在記者鏡頭的保護下,孤身清除障礙物。

直至22日凌晨時分,救護車才由議員郭家麒開路,將這位孕婦和一男一女兩位乘坐輪椅的老人送往醫院。當病人被抬上救護車時,有的暴恐分子還故意用“鐳射燈”光晃照病人的雙眼,并對他們肆行辱罵。

數小時后,直至后半夜,鬧騰了長達兩周之久的暴亂人群接到“指令”,始撤除對警總大樓的圍困。

截止22日當日,有500多位警察及其家屬的個人信息被人肉上網。這意味著他們及其家屬的生命安全仍然時刻處于威脅和危險當中!

在暴亂中,不斷出現被香港群眾稱作“鬼佬”的西方人的身影。他們和港獨分子相互勾結,有預謀、有計劃地對參與暴亂的人群進行培訓、指揮。他們親自組織、指揮給參與暴亂的人群運送磚頭做武器,教授他們如何使用暴力襲擊香港警察;有針對性地培訓人員從事暴恐活動;甚至親自到人群中去進行指揮。

僥幸未被毀掉的監控探頭,拍到了疑似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特工對港獨分子進行培訓、指揮的現場畫面……

 “港獨”分子們在此次的反華暴亂事件中更是跳得極高。黃之鋒等港獨頭目不僅親身參與暴亂的組織、動員和指揮,而且還在美國總統府白宮的官方網站上發起所謂“聯署”,公開乞求美國總統特朗普“解放香港”。

黃之鋒本人親自跑到美國,會見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臭名昭著的美國反華議員盧比奧等人,向其主子出賣中國香港,詆毀一國兩制,呼吁美國“干預”香港的局勢。一副十足的屈身甘當漢奸的真實嘴臉。

 

在現場參與暴亂的港獨分子赤裸裸地打出了英國國旗、港獨分裂組織的旗幟和以“我不是中國人”等為內容的標語,叫囂要建立所謂“臨時政府”以取代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毫不掩飾地公開宣揚他們反華和不惜分裂中國的政治立場與圖謀。

他們還無恥地欺騙香港的青少年,詆毀、攻擊他們的父母,聲稱“你們的父母根本沒有愛過你”,只因為他們反對他們的孩子參與這樣的暴力行徑。他們宣稱“香港的父母從孩子一出生就不停地向孩子索取”,“每一個父母從來都沒有想過可以給予孩子什么”,“大難臨時各自飛”,“有事沒事都不斷剝削年輕人”,等等。

最后,他們的所謂“結論”是:“愛不愛年輕人,在上街這件事會表達的一清二楚。”

港獨頭目、香港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公然教唆年輕人參加暴亂。他聲稱:反對上街的家長是“豬”、是“港豬”,鼓吹年輕人要“與港豬劃清界限”,并唆使年輕的子女們同他們的父母斷絕關系,終生不相往來。這些港獨分子在暴亂中的充分表演,使他們的離間親情、泯滅人性的丑惡面目徹底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包括特朗普、佩洛西等美國和西方反華政客、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等西方反華媒體,以及臺灣偽“總統”蔡英文等,也耐不住地上躥下跳,煽風點火,紛紛借機出手干涉,一副唯恐天下不亂的架式。

西方的電視媒體有意封鎖暴恐分子襲擊香港警察的畫面,而只播出警察被迫出手反制時的畫面,制造、傳播所謂“香港警察對‘手無寸鐵’的年輕人進行鎮壓”的一邊倒傾向性“新聞”。正如一位西方網紅所一針見血指出的那樣:美國唯一支持中國的是讓中國分裂!

暴恐分子不但在現場參與對香港警察的瘋狂攻擊,而且還在網上公開發帖,煽動“杯葛”香港警務人員,號召系統性地攻擊香港警察,要讓香港警察成為“過街老鼠”。他們不僅攻擊香港的警察,而且還將矛頭對準了他們的妻子、兒女等家屬人員,公然叫囂“禍必及妻兒”,宣稱要“建立欺凌警察子女文化”,將欺凌警察子女的人美化為所謂的“少年義士”。

 

他們煽動、威脅要逼死、殺害香港警察的子女,聲稱“欺凌警察子女的同學是英雄”,“逼死警察子女的同學是大英雄”,等等。這些,難道就是西方某些國家和勢力口中的所謂“民主”嗎?!

不!這是徹頭徹尾、不折不扣的恐怖主義的暴亂!是法西斯的白色恐怖!這是又一場的顏色革命,是由美國和西方反華勢力所策動,并發生在今天中國的神圣領土——香港特別行政區,旨在同中國政府爭奪香港的實際控制權的又一場顏色革命!

這絕對不僅僅是針對香港警察的公開挑釁,也是對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乃至中國法律的赤裸裸地蔑視和挑戰!更是對全中國乃至中國十四億人民的國家、民族感情和領土完整的公然挑釁!

五、香港“反華暴亂”惡劣影響

以此次暴亂的最高潮——621日的包圍香港特區政府和圍困灣仔警察總部大樓的事件為例:

為期兩周的暴亂事件,由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沒有在暴亂幕后組織方的“限期”內,對他們的要特區政府“撤回”修例、撤銷所有“示威者”的控罪、收回“六一二”是暴動的定性,以及追究警隊“濫權”和“濫用暴力”等“要求”作出承諾,暴亂的組織方決定仍然以學生出面挺在前頭。由包括演藝學院、恒生大學、明愛專上學院、明愛白英奇專業學校和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等在內的六所受到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資助的大學的大專學生會牽頭,發起大規模“抗爭”。

他們“呼吁市民”于當日早7時發起所謂“不合作運動”,“和平”包圍政府總部,目的是冀“增加港共政權之管治成本”,并“表明行動直至得到回應為止”。

可見,暴亂方表面上的對外旗號雖為“撤修例、求民主”,而其實質卻是劍指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其意實在顛覆中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因此,這的確是一次赤裸裸的反華暴亂!——這一政治定性是正確的而不是錯誤的。

而那些涉世未深、極易被引入歧途的香港的大、中學校的學生們——其中有的居然還是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提供資助的學校——在暴亂中卻被暴亂的組織方利用了來,成為同特區政府和忠于職守的香港警察乃至自己的祖國,對峙、對立的主力。這是一件多么令親者痛而仇者快的事情啊!

其中,“大專學界”宣布將包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總部;“社交群組”和“青年新政”等八個組織則發起所謂“遍地開花”行動,規定從21日早7時起,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總部大樓、立法會和香港禮賓府發起包圍甚至沖擊。

同時,在香港全市各區發動阻礙港鐵列車行駛、慢駛堵路等所謂“不合作運動”,并揚言“抗爭”會長期進行,“不撤不散!”由于暴亂組織方鼓動大批人群包圍了香港特區政府總部大樓,導致特區政府無法正常辦公,總部大樓被迫暫停開放,原定于當日對《逃犯條例》的二讀也被迫推遲。

在當日的暴亂中,七個“Telegram群組”和“青年新政”發布“聯合群組聲明”,也提出所謂的“六大行動綱領”,其中一項為:“全民野餐,地點為立法會外。如人流過多,可前往特首辦、警察總部及禮賓府等地進行野餐活動。”暗示也會包圍政府機關,但未必和平進行。其策略更細化提出:“人數大于三萬,盡情發揮”;“人數一至三萬,見機行事”;“人數五千至一萬,轉移陣地”;“人鏈慢慢推進,等狗出手”及投擲雞蛋等,此外還有所謂“圓桌晚宴”等招術。

 

這里需要注意的是:他們的所謂“野餐”,所謂“盡情發揮”,所謂“人鏈”,所謂“等狗出手”等這些煽動性的術語。這其中,既包含了對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和香港警察人員的污稱,也包含了他們煽動使用暴力,發起暴亂的形式及指令等。

由于香港特區行政署于20日晚宣布,基于保安考慮,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總部21日暫停開放,加上特區首長林鄭月娥是“示威者”的主要針對目標,有參與暴亂的成員提議前往香港禮賓府“抗議”,還有人在網上發布了“圖解香港禮賓府旅游路線”等帖子,“分享”地圖及交通線路圖等。根據所謂網上“公投”顯示,大多數人投票“贊成圍堵禮賓府”。

 “聯合群組聲明”的另一“呼吁”是“注意交通安全,保持良好公民態度,使用公共交通工具或駕駛車輛”,不少留言表示會阻撓港鐵列車行駛,也有人號召司機于上午59時進行所謂“慢駛游車河”,在公主道油站集合,經紅磡海底隧道慢駛至龍和道,更特別“提醒”參與者:“小心在收費亭前死火。”——這些實際上是暴亂的組織方對于癱瘓全香港的正常交通所發出的指令。

除去阻礙交通外,該“聲明”還“呼吁”開展不同形式的“不合作運動”,包括罷工、罷課、罷市等,又“呼吁”律師、記者和市民合作舉證和“貢獻知識”,“舉報警方濫暴事件”,“建議可隨心與友人相約”,在不同地區發起“遍地開花行動”,“三十人組,記緊用手機留下重要的一刻”。消息稱,“行動”包括占據馬路或阻礙列車行駛等。浸大學生會外務副干事長梁兆玉表示,集會未有向警方申請。若有同學被捕,學生會會提供支援。

以上凡此種種,從表面看上去,似乎是學生和市民針對特別行政區政府和警方的和平示威,但是在實質上,學生也好,市民也罷,由于不明真相或者被煽動、裹挾,在這一事件當中,他們全部成為了這次暴亂的幕后組織方手中的棋子和人質。在不知不覺當中,充當了被外部西方勢力利用來反對和分裂自己祖國的工具!而也由于他們的被卷入和被利用,而給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平息暴亂,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維護香港人民正常、安寧的生活的努力,造成了極大的困難,導致了極為復雜的政治局面。

六、香港“反華暴亂”不同反應

但是,面對著美國人在香港策動的這場顏色革命和恐怖主義的反華暴亂,身處一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現任政府卻未能經受住這次嚴峻的考驗。

在長達兩周的暴亂期間,人們沒有見到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向所屬的擁有三萬多武裝力量的香港警察部隊發布下達果斷平息暴亂的命令,沒有見到他們向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事處的求助,沒有見到他們向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的求助,也沒有見到他們向北京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求助。香港特別行政區現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612日還在強烈譴責這次暴亂是公然、有組織的暴動行為,而當特別行政區政府總部大樓遭到包圍后,她卻一改12日時的表態,不僅多次出面向暴亂的人群道歉,還表示說他們的暴亂行為是“和平、理性”的,并表示將“暫緩”修訂《逃犯條例》。

香港保安局的局長也出面表示這次暴亂“不是暴動”。警方“尊重市民和平表達意見的權利”。香港警察方面除去口頭譴責以外,沒有任何平暴的實質行動,更還要請香港地方的民間政黨為其說話。香港警察協會也趕緊發表聲明,表示所謂“政治中立”。香港立法會里的官僚、資本家的代表們由于懼怕而動搖、退縮。他們不僅多次聲稱道歉,還將責任一股腦地推給在一線流血抗暴的香港警員,多次強調這次暴亂是所謂“和平地表達意見”……

忠于職守的香港警察隊伍就這樣被出賣了!香港人民的利益由此被出賣了!中國的國家利益也被出賣了!在這次暴亂中,香港警察的形象、威望和戰斗意志遭受到嚴重的打擊、踐踏和損毀,香港的繁榮穩定再一次遭受到巨大的沖擊與破壞,回歸祖國僅二十二年的中國的神圣領土——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前途命運及其未來歸屬,再一次處于風雨飄搖之中,中國的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再度面臨著嚴峻的考驗,中華民族又一次真切地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這一切,全要拜大洋彼岸的那個正自稱“再度偉大”并且還想要“繼續偉大”下去的霸權帝國所賜!在沉痛的現實面前,不能不使我們回想起幾十年前,我們國家那位真正偉大的歷史巨人對我們的諄諄告誡:“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

面對暴亂勢力的百般瘋狂和香港特區現任政府的軟弱屈膝投降,在歷史上即擁有愛國愛港光榮傳統的香港人民則是另一種的表現!

由香港各界人士組成的“保公義撐修例大聯盟”從416日起,即發起支持修例的聯署活動。聯署活動官方網站顯示:截至612日(即暴亂開始發生的當天)12時,參與網上聯署的市民人數已接近90萬人。

612日,香港民主建港協進聯盟(簡稱香港“民建聯”)、新界社團聯會以及九龍社團聯會等香港地方政黨和組織,到位于香港中環的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抗議美國當局近期不斷發表干預香港內部事務的言論。

民建聯方面指出: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是為了堵塞法律漏洞,與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共同打擊犯罪,維護法治,避免香港淪為逃犯天堂。

“整個修訂逃犯條例是按照聯合國的指引去做的,本身是希望加強法律保障,保障香港市民。但是美國卻歪曲這個事實,抹黑修訂《逃犯條例》,令香港市民以為修訂《逃犯條例》令他們更加沒有保障。這種歪曲事實的言論,我們要求美國停止發放,并且馬上停止干預。”

暴亂中,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發布聲明:力挺香港警察!力挺法治精神!

面對西方勢力和港獨分子公然插手策動香港暴亂的陰謀行徑,一些香港市民紛紛拿起自己手中的手機,拍下他們的丑惡嘴臉和行徑,并發到網上予以揭露。

……

 

七、愛國者的對策與主張

 愛國者的主張

近期香港暴亂的事態表明:不單單是在香港,就是整個中國,都正面臨著一個嚴峻的局面。事實證明:現在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已經無力抵抗而且放棄了抵抗。而美國和西方國家的在港勢力同香港的港獨勢力合流,正在推動中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重新實質脫離中國中央政府的管轄,剛剛回歸祖國二十二載的祖國的神圣領土——香港,正面臨著實際控制權從中國重新易手回到西方反華勢力手中的極嚴重的現實危險。而這意味著中國版圖的再度實質分裂!

對于現在這個已經軟弱屈膝投降的香港特區政府,我們已經不能也無法再寄予它以任何的期望了。對于這樣的一個特區政府,美國和西方人也注定是要把它一腳踢開的。因為他們所需要的,是一個以反共、反華、分裂中國為其宗旨的“新”的香港的偽傀儡政權,而不是這個已經在北京宣誓效忠過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政府。哪怕它是一個軟弱無能的政府!

我們不能也不應忘記:當年的蘇聯是怎樣開始解體的!

蘇聯的解體,是從她的十五個加盟共和國中的三個最晚加盟的、同時也是版圖最小的加盟共和國,即立陶宛、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等波羅的海三國開始的!正是這三個小小的彈丸之國的率先鬧“獨立”、鬧分裂,最終牽動了其他的各加盟共和國群起“分家”,使得強大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在一朝之間轟然解體!

而今,難道我們將要坐視香港在中國也扮演波羅的海三國這樣的角色嗎?!

香港發生的這場大規模的顏色革命反華暴亂,其行為早已經逾越了所有的紅線。我們認為,香港而今的事態已經非常的嚴重。其嚴重程度,是遠超過香港回歸以來的歷次暴亂的!

然而,縱觀我們的主流媒體,卻對香港的事態采取了一種極其怪誕的、令人全然無法理解的態度:電視上除去外交部發言人和外交部長的表態外,沒有有關香港顏色革命反華暴亂事件的詳細介紹。人們不了解,甚至可以說,基本不知道那里發生了什么,事件發展到了什么程度,和接下來香港及其特區政府將會面對怎樣的命運。似乎在香港,在那里就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電視上依舊天天歌舞升平,依舊養生、依舊一片歡樂祥和的氛圍……

這一切難道是正常的嗎?!

這一切難道不令人感到匪夷所思嗎?!

這一切難道不足以令我們感到深深的寒意嗎?!

我們認為,一切仍然關心國家民族命運的、有良知的中國人,一切中國的共產主義者,甚至有正義感的民族主義者們,都應該高度地關注今天的香港事態。都應該對香港所發生的事情提起嚴重地警惕!都應該為這個國家民族的命運而發出自己的聲音!因為,正如我們在前面提到的那樣:中華民族是真切地又到了一個最危險的時候!因為我們不能也無法坐視香港成為中國可能面臨的新的分裂的多米諾骨牌的第一張牌!

那么,面對如今的香港,我們又該提出怎樣的對策呢?

 

 愛國者的對策

第一,香港的情況表明,香港的資產階級上層是靠不住的!他們天生具有軟骨病,懼怕強大的西方壟斷資產階級。中國中央政府給了他們長達二十二年的時間。期間,更換了數任特區首長,可是香港卻還是走到了今天的局面!可見,香港要想真正地管理好、發展好,依靠他們是不行的!一國兩制,并不等于香港不允許有共產黨的合法存在。我們在此鄭重建議:

立即著手組建中國共產黨香港工作委員會(簡稱“中共香港工委”或“香港工委”),并將其派駐香港。其職責為:廣泛團結包括工人階級在內的香港各個階級、各個地方民主政黨,真正地沉下去,到香港人民中去,做那里的廣大人民群眾的工作,在香港的人民群眾中發展黨員、積蓄力量,建立健全黨的各級組織,以人民為后盾,依靠香港人民群眾自己的力量,建設香港、發展香港。

第二,由中華全國總工會向香港派駐機構及人員,協助中共香港工委開展工作,負責審查或取締受到西方勢力或大資本操控之香港右翼“工會”組織,改造并建立黨領導下的、以香港廣大基層工人群眾為主體的香港各級工會組織,堅決捍衛他們的切身利益。對于新的各級工會組織,資方無權任意解雇其工會成員。

第三,香港的嚴重事態表明,現在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已經無法再正常履行自己的職責了,因為他們向反華暴亂勢力退縮、投降了。而這樣的一個特區政府,是注定無法得到廣大香港人民的擁護和信任的。

我們建議:立即暫停香港特別行政區現任政府的工作。全體人員不解散,不允許辭職,工資照發,原地待命,等待中央政府的相關政令和工作安排。同時,立即由中央向香港派出得力的人員力量,加強中央駐香港聯絡辦事處的力量。由中央駐香港聯絡辦事處代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職責,代為管理香港的各項事務,直到新的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正式產生,雙方交接完工作時為止。在中央駐香港聯絡辦事處代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職責期間,非經中央駐香港聯絡辦事處特別批準,原則上香港的各級公務人員不得出國、出港。

第四,香港的事態表明:現在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正處于一個非常狀態之中,時刻面臨著有從祖國重新分裂出去的危險(哪怕是隱性的)。為此,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應立即出動,并由內地出動一部兵力以加強其力量,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全境內實行軍事管制,并負責對香港警察部隊進行整頓和改編。在香港警察部隊的配合下,擔負起香港全市的日常防務和警戒任務。在軍管期間,在必要的情況下,應對全港實行宵禁或不定期、階段性的戒嚴。對于膽敢尋釁者,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有依循軍法機斷處置之權。執行戒嚴任務的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應由中共香港工委、中國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事處以及部隊所在的相關上級軍事單位共同對其加以領導。

第五,二十二年來的事實已經反復地證明:在沒有做徹底地去殖民化工作的前提下,一國兩制在香港是無法順利實施的。此次,因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修訂《逃犯條例》所引發的事件,再一次地證明了這一點。因此,不論我們在主觀上是否愿意承認,這都是一個殘酷的現實。有鑒于此,我們鄭重建議: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在現階段暫停執行一國兩制的方針,并立即著手亡羊補牢。直到香港的去殖民化工作徹底完成之后,再行恢復。

第六,暫停現任的香港立法會和高等法院的職權。人員停職不解散,原則上不允許出國、出港,工資照發,原地待命。同時,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最高人民法院,以及國家安全部、教育部等中央國家機關,向香港派駐相關機構,幫助并指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相關部門,開展以去殖民化和全面審核香港現行的包括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在內的司法及相關政策為重點核心內容的工作。廢除其中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相關法律存在相抵觸、沖突或矛盾之條文。在此基礎上,對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相關法律條文進行修訂、補充或重擬。在去殖民化工作完成以前,原則上,所涉及到的香港相關單位的各級人員不允許出國、出港。在香港完成去殖民化的工作后,中國全國人大的駐港派出機構應與香港立法會合并為一個單位。

第七,由中國全國人大的駐港派出機構負責審查或取締受到西方勢力或大資本支持、資助之香港反共、反華政黨、組織及相關個人。由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派出機構和人員赴香港,協助整合香港地方民主黨派及組織,并著手組織建立中國全國政協在香港的分支機構。只有當香港的主要政治力量不再反對中國的國家相關法律以及修訂后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所確定之建制框架,真正面對香港作為中國的一個特區的這一基本政治現實時,香港時下畸形的政治生態才有可能得到扭轉。

第八,暫停香港的機場、碼頭、海關等涉外單位重要人員之職權。隊伍不解散,不允許辭職,原則上不允許出國、出港,工資照發。由中國相關部門向香港機場、碼頭、海關等涉外單位派駐機構及人員,負責臨時接管其工作,從嚴把關。并由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派出部隊協助工作,直至新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正式產生并開始運做時為止。

第九,改革香港現有的人才培養、儲備體制及機制,改變香港各級公務暨管理人員不從中國內地,而著意由西方國家加以教育和培訓的方式,建立起由中國內地為香港教育、培養、培訓和輸送人才為主的新的體制和機制。嚴格審查、限制或取締西方國家在香港的教育、培訓機構,以及作出明確的規定:原則上,非經中國內地幫助系統教育和培養的各級干部,不得在香港的各級管理機構中加以提拔重用。

第十,在完成上述工作,條件成熟時,由中國中央政府牽頭,重新選舉、組織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由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協助重組香港立法會,并將其與全國人大駐港派出機構合并為全國人大香港分支;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幫助重建香港高等法院;由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以適當的名義,正式確立全國政協香港分支。并在上述基礎上,適時恢復香港的一國兩制制度。直到該制度在香港完成其歷史使命而取消時止。

 

八、結語——香港永遠是中國的神圣領土

香港再度發生大規模的顏色革命反華暴亂,不僅震驚了國人,亦震驚了世界!這一事件極其危險,性質極其惡劣。對此事件的任何刻意掩蓋或忽略,都將是對中國領土完整和國家安全的不負責任與犯罪!作為中國中央政府以及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有責任向世界昭告并重申:

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神圣的、不可侵犯的領土,不容許任何人以任何名義、任何形式分裂或變相分割出去。中國香港地區之高度自治為在中國版圖內之有限自治,而非無限自治。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和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之關系,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對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所作之任何處分、決定,均系中國的內政事務,不容任何國家或任何外部勢力置喙、染指。任何國家或政治勢力,不得在香港從事危害中國國家安全及其利益之活動。

我們奉勸并正告美國和西方的反華亂港勢力:

不要錯打算盤,錯判形勢。立即收回你們的黑手!你們的骯臟陰謀不會得逞。香港不是你們的地盤!永遠不是!香港永遠是屬于中國和中國人民的神圣領土!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中國人民解放軍三軍將士,以及包括全體香港人民在內的十四億中國人民,絕不容許也絕不會坐視祖國的神圣領土——香港,從中國的版圖中再度失去。我們保留對此作出一切必要反應之權力。

責任編輯:向太陽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安卓捕鱼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