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內搜索:
網站首頁 > 國策建言 > 全球戰略 > 閱讀信息
李光滿:美國組建太空軍,將戰爭引向太空!中國該如何應對?
點擊:  作者:李光滿    來源:昆侖策網【作者授權】  發布時間:2019-12-23 10:26:50

 

1.webp (18).jpg

 

12月20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2020美國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這一法案除了干涉中國內政,對參與建設俄歐之間的北溪二線的公司和參與建設土耳其南溪線的公司進行制裁之外,還批準了高達7380億美元的美國2020財年軍費預算,這一數額龐大的軍費預算比2019財年增長了2.8%。

 

這次國防授權法案最引人關注的是批準成立美國太空部隊,太空部隊成為美國第六軍種,與陸軍、空軍、海軍、海軍陸戰隊和海岸警衛隊地位平等,這是自1947年以來美國軍方首次籌建新武裝部隊。

 

一年前的2018年12月19日,特朗普曾下令成立“太空軍司令部”。該司令部隸屬于美國國防部中央司令部,與其他10個聯合作戰司令部同級,同時五角大樓成立專門的“太空部隊”,隸屬于空軍,這次組建太空軍之后,美國空軍太空司令部將被指定為太空部隊,將有15000名人員重新分配到太空部隊。

 

2019年1月17日,特朗普公布了《導彈防御評估報告》,這份報告的核心是將中國和俄羅斯作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主張強化美國在太空的防御能力以應對中俄推進開發的高超音速武器和新型巡航導彈,明確提出把太空當作與中俄競爭的新戰爭領域的方針。與八年前奧巴馬時期公布的報告相比,特朗普將防御對象從朝鮮和伊朗擴展到了世界軍事大國俄羅斯和中國。

 

2019年2月1日,美國宣布暫停履行《中導條約》義務,啟動退約程序。蓬佩奧表示,由于俄羅斯長期違反《中導條約》的規定,美方將暫停履行條約義務,啟動為期6個月的退約程序。

 

從將中國和俄羅斯調整為美國太空戰爭的防御對象到退出中導條約,從在空軍中增設太空軍司令部到增加新軍種太空軍,特朗普的意圖到底是什么?如果中美貿易戰讓我們看到了美國的無恥與貪婪,將人類的戰爭引向地球以外的外太空則讓我們看到了美國的邪惡與兇殘

 

特朗普在講話中更是赤裸裸地說:“我們將把太空視為一個新戰爭領域,而美國太空軍將一馬當先。”是的,特朗普要把戰爭引向干凈的太空,要在太空與中國和俄羅斯進行一場空前規模的進攻與防御的軍備競賽。

 

特朗普表示:“這是自2010年以來,美國政府針對導彈防御體系進行的首次重大調整,我們正在致力于建立一個能夠保護美國每個城市的導彈防御項目,美國將作出調整,以抵御任何導彈襲擊,包括巡航導彈和高超音速導彈,新預算將投資于太空的導彈防御,世界正在發生變化,而我們的變化將比世界其他地區快得多。”“我們的目標非常簡單:確保能發現并摧毀任何時間、任何地點發射的針對美國任何地方的任何導彈。”

 

特朗普甚至毫無羞恥地說:“現在有些國家很不守規矩。我們守規矩,但如有必要,那我們壞起來比誰都壞。”美國壞起來比誰都壞那是肯定的,但美國比別的國家都要守規矩嗎?那倒不一定。

 

這份被各國媒體稱之為“新版星球大戰計劃”的報告詳述了美國及其盟友當前面臨的導彈威脅、美國導彈防御能力現狀以及未來建設和技術研發方向,建議研究提升現有陸基中途防御系統以及使用短程攔截導彈摧毀洲際導彈的可能性;研發使用搭載激光武器的無人機、F-35戰斗機追蹤和摧毀助推階段導彈的技術;評估在太空部署導彈探測器和攔截裝置的可行性等。

 

這份報告公布后立即受到全球媒體的高度關注,引發一定程度的憤怒和恐慌。俄羅斯外交部批評該報告將“太空作為新的戰場”,企圖重啟里根時代的“星球大戰計劃”,“此舉將引發大規模的以核導彈為基礎的軍備競賽,實際上為在空間部署導彈防御系統開了綠燈,該文件的邏輯可能會使世界陷入崩潰邊緣。”因為“星戰計劃正是立基于大規模核導彈軍備競賽,這種競賽不止一次將世界帶到災難的邊緣。”

 

“星球大戰計劃”正式名稱為“反彈道導彈防御系統的戰略防御計劃”,源于1983年3月23日時任美國總統里根的一次演說,里根在演說中提出,以各種手段攻擊敵方的外太空的洲際戰略導彈和外太空航天器,以防止敵對國家對美國及其盟國發動的核打擊。其技術手段包括在外太空和地面部署高能定向武器(如微波、激光、高能粒子束、電磁動能武器等)或常規打擊武器,在敵方戰略導彈來襲的各個階段進行多層次的攔截。

 

當時的這一計劃預算投資高達1萬多億美元,分為“洲際彈道導彈防御計劃”和“反衛星計劃”兩部分,其戰略是設置四道防線:由天基偵察衛星、天基反導彈衛星組成攔截系統,用常規彈頭或定向武器攻擊在發射和穿越大氣層階段的戰略導彈作為第一道防線;由陸基或艦載激光武器摧毀穿出大氣層的分離彈頭作為第二道防線;由天基定向武器、電磁動能武器或陸基或艦載激光武器攻擊在再入大氣層前階段飛行的核彈頭作為第三道防線;用反導導彈、動能武器、粒子束等武器摧毀重返大氣層后的“漏網之魚”作為第四道防線。同時在核戰爭發生時,以反衛星武器摧毀敵方軍用衛星,打擊削弱敵方的監視、預警、通信、導航能力。構筑這以上太空防線以確保對來襲彈道導彈達到99.9999%的摧毀率。

 

后來由于蘇聯解體和費用太過昂貴、技術難度太大等原因,該計劃被中止執行,但“星球大戰”的陰魂從未從美國總統的戰略計劃消散。十年后的1993年5月,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宣布實施“彈道導彈防御”計劃。該計劃包括兩個部分,第一部分是用于保護美國海外駐軍及相關盟國免遭導彈威脅的戰區導彈防御系統,第二部分是用于保護美國本土免受導彈襲擊的國家導彈防御系統。布什擔任美國總統后,又將克林頓時期的戰區導彈防御系統和國家導彈防御系統合二為一,統稱導彈防御系統。

美國多年來一直在謀求打造一張嚴密的反導網,透過在世界各地的盟國基地上建立設施,確保美國的絕對安全。美國戰區導彈防御系統主要有三種類型:一是低層防御系統,這些系統能夠攔截大氣層內相對低的飛行目標;二是高層防御系統,主要對付大氣層外的導彈目標;三是助推段防御系統,即對處在助推段的彈道導彈實施攔截。具體的分系統為:一是陸軍PAC-3型“愛國者”導彈系統;二是“中距增程防空系統”;三是“海軍區域防御”系統;四是陸軍“戰區高空區域防御”系統;五是“海軍全戰區防御”系統;六是空軍助推段攔截系統;七是作戰管理與指揮、控制、通信和情報系統。

 

根據“新版星球大戰報告”,美國海軍具備反彈道導彈能力的水面軍艦數量將增加超過50%。目前,美國海軍的5艘“提康德羅加”級導彈巡洋艦和33艘“阿利·伯克”級導彈驅逐艦有能力探測來襲導彈,并能用“標準”-3攔截彈將其擊毀。到2023年,具備這一能力的戰艦數量將達到60艘。報告還指出,將在2020年對“標準”-3IIA導彈進行洲際彈道導彈攔截測試,該導彈目前能夠攔截中短程彈道導彈,如果測試成功,美國本土將再添一層反導防護網。美國還在強化現有的“洲際彈道導彈殺手”陸基中段防御系統攔截彈,這種攔截彈能引導一個動能攔截器與來襲的核彈頭迎頭相撞,從而在太空中將其摧毀。美國目前在阿拉斯加州部署了40枚攔截彈,在加利福尼亞州部署了另外4枚攔截彈,并且希望在2023年前再增加20枚。導彈評估報告還提出要在敵方洲際導彈發射后不久即用F-35戰機將其擊落。根據這份評估報告,F-35戰機強大的傳感器系統能夠偵測到一枚處于助推階段的導彈的紅外特征,其計算機則能夠確定存在威脅的導彈的位置。未來,F-35戰機將會裝備一款全新或經過改進的攔截器,能在敵方彈道導彈的助推階段將其擊落,而且能夠迅速趕赴熱點地區。同時五角大樓還在探索在無人機上搭載激光器,從而在導彈發射時就將其擊毀。這種方法較之在敵軍上空部署一個載人飛行器風險性更小,而且無人機能夠在疑似發射區域逗留更長時間。

 

“新版星球大戰計劃”的另一個重要概念是天基導彈防御系統。根據評估報告,五角大樓將研究開發和部署具備助推段攔截能力的天基導彈攔截裝置。它們會接收傳感器網絡發出的警報,然后在導彈釋放彈頭前快速將其擊落,這就是將太空軍事化,是真實版的太空戰爭。大規模部署導彈預警衛星會對國防預算構成沉重壓力,對手也可能通過制造更多導彈、開發巡航導彈和高超音速武器等方式進行反制,由此可能帶來一次后果嚴重的軍備競賽。

 

對于美國的這一整套系統,專家認為:任何有能力制造彈道導彈的國家都有相對應的能力反制這一系統使其無效。五角大樓也并不認為自己能夠挫敗一場大規模核襲擊。“新版星球大戰計劃”即特朗普發布的《導彈防御評估報告》中寫道:“美國依靠核威懾來應對俄中數量龐大且更為復雜的洲際彈道導彈能力。”這表明確保相互毀滅原則依然適用,無論是老版星球大戰計劃還是新版星球大戰計劃,都無法消除美國與俄羅斯、中國之間相互摧毀的威脅。

 

那么特朗普為什么要推出“新版星球大戰計劃”?特朗普任美國總統僅三年時間就已經將美國每年的軍事預算從5000多億美元提高到了7380億美元,與此同時美國負債卻在大幅增加,目前已經接近23萬億美元,負債總額即將達到美國全年GDP的120%,債務壓身的美國到底有多少財力與中俄進行一場規模龐大的太空軍備競賽?或許特朗普是想和當年提出“星球大戰計劃”的里根一樣,只是想玩一場龐氏騙局?以軍備競賽的名義將中國和俄羅斯拖垮?有人說當年蘇聯就是被里根的星球大戰計劃給拖垮的,其實當年蘇聯解體原因復雜,顏色革命、經濟崩潰、阿富汗戰爭、政府腐敗加上與美國進行的軍備競賽共同作用使得蘇聯這個龐大帝國訇然倒地。

當年里根提出“星球大戰計劃”的時候,美國聯合中國共同對付蘇聯,今天的國際環境顯然已經發生滄海桑田般的巨大變化,如今的美國是同時應對中俄兩個軍事大國,雖然美國仍然是全球唯一超級大國,但債臺高筑的美國要與中國和俄羅斯玩一次太空軍備競賽,真的能夠像上次對付蘇聯一樣取得完勝?

 

心高氣傲、性格偏執的特朗普將中國和俄羅斯視為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并非一時心血來潮,而是特朗普為美國確立的長期戰略,無論是在美國戰略報告中,還是在美國的國防戰略中,以及在特朗普國情咨文講話中,都非常明確地將中國和俄羅斯列為戰略競爭對手,提出“新版星球大戰計劃”只是他確立的美國總體國家戰略的一部分,包括特朗普正在推進的印度洋-太平洋戰略、退出與俄羅斯之間的中導條約、增加在波羅的海三國、羅馬尼亞部署導彈防御系統,加大對俄羅斯的制裁、對中國發動規模空前的貿易戰和激烈的科技戰,在中國南海進行軍事挑釁,在臺灣問題上一再突破中國底線、在香港搞顏色革命等等,都表明特朗普的“新版星球大戰計劃”是他深思熟慮的全球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正在成為美國各界共識的將中美關系從競爭與合作引向全面競爭的美國國家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

 

當然我們不排除特朗普提出“新版星球大戰計劃”、建立美國太空軍有他強烈的個人私心,那就是為美國軍工利益集團服務,為美國軍工利益集團尋找和提供獲取巨大利益的理由。從特朗普的國家政策看,他一直在為兩大集團服務,一個是猶太金融集團,從他寧愿得罪整個伊斯蘭世界也要將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遷往耶路撒冷、同意以色列擴大定居點可以看出,特朗普是美國猶太金融集團的代理人已經毫無疑問,猶太金融集團控制著華爾街,是美國金融霸權的幕后大佬。一個是軍工集團,目前特朗普已將美國國防預算提高到了7380億美元,一方面是為了美國的安全戰略,更大的可能是為美國軍工集團服務,為美國軍火商輸送更多利益。至于特朗普為了美國的利益、為了美國人民的利益云云很可能都不過是浮云,特朗普真正要服務的對象就是猶太金融集團和軍工利益集團,“新版星球大戰計劃”必然投入龐大資金,無論是真是假,也無論是不是騙局,都會給美國軍工利益集團帶來巨額利潤和巨大利益,這一點是毫無疑義的。

 

當下美國無論要搞什么樣的星球大戰計劃,都難以成功,因為無論是美國面對的國際環境還是美國的國內環境都已經發生巨大變化。當前美國背負著沉重的債務負擔,特朗普的“新版星球大戰計劃”越龐大,美國就會衰落得越快,這一次被這一星球大戰計劃拖垮的恐怕不是中國,也不是俄羅斯,而是美國自己。冷戰結束后的三十年,美國沒有鑄劍為犁,而是不斷發動新的戰爭,海灣戰爭、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等多場戰爭已經消耗了美國的大量國力,如果美國再主動發動規模龐大的軍備競賽,最先倒下的可能并不是中國和俄羅斯,而是美國自己。

 

特朗普組建太空軍、出臺《導彈防御評估報告》、退出“中導條約”等一系列動作顯示,其一,美國要將太空當作戰爭新領域,其二,美國“壞起來比誰都壞”。美國組建太空軍,退出中導條約,都是要發動太空戰爭,而美國“壞起來比誰都壞”則表現了這個帝國主義國家貪婪、邪惡、兇殘、野蠻的本質。

 

目前特朗普的鷹派立場和戰爭思維正在將美國拖進一個十分危險的境地,美國與中俄之間越來越劍拔弩張,充滿隨時爆發重大沖突的兇險。中國南海、中國臺灣、烏克蘭、伊朗、朝鮮半島等地區的戰爭風險度越來越高,由于當前俄羅斯的經濟實力明顯弱于美國,在美國將其逼到墻角無路可走時,誰也不能保證俄羅斯這個戰斗民族不會背水一戰,對美國發動一場核戰爭進行報復?現在戰爭不是離我們越來越遠,而是離我們越來越近,特別是在以特朗普的戰爭鷹派內閣動員下,美國正在形成一種將美國法西斯化的傾向,那種恃強凌弱、強取豪奪、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和法西斯主義正成為世界霸主美國的信條,一場巨大的災難正在向人類逼近

 

面對美國組建太空軍,面對美國“新版星球大戰計劃”,中國該如何應對?我以為關鍵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從全球地緣政治戰略層面,繼續與俄羅斯保持戰略協同,在中美俄三角關系中,繼續形成以中俄協同反制美國的戰略主動,只要中俄繼續保持戰略協同,無論多么強大的美國,無論美國的導彈防御系統多么先進,都無法打敗中國。

 

二是穩定發展經濟,增強國力,無論美國導彈防御系統是真是假,都必然消耗大量國家財富,應對美國“星球大戰計劃”的關鍵是繼續保持經濟的穩健快速發展,繼續穩定增強國力,整體國力的增強是對美國各種敵對戰略的最好回擊。

 

三是按中國國防需要大力發展軍事裝備和高科技。目前美國軍費開支已經接近國內生產總值的4%,而中國不到國內生產總值2%,美國軍事擴張必然對美國經濟形成重大拖累,而中國卻仍有增加軍費的空間。

 

四是繼續在戰略性軍事裝備體系建設方面加大力度,在爭取和平使用太空的同時,加緊進行太空戰的軍事準備,加大先進航空航天軍事裝備的研制,爭取戰略主動。2019年10月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我們將在航天、軍事技術等領域進一步開展合作。我們將幫助中國建造導彈襲擊預警系統,這將從根本上提高中國的國防能力,因為目前只有美國和俄羅斯擁有這種系統。”未來中俄兩國越來越緊密的合作是勢所必然。

 

當太空也成為戰爭新領域的時候,不僅是地球上,連太空也將變成人類殺戮的血腥戰場,真的就沒有一個地方是清靜和干凈的了,這是地球的悲哀,也是人類的悲哀。

 

(作者系昆侖策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來源:昆侖策網【作者授權】,轉自“李光滿冰點時評”)

 

10.webp.jpg

 


 

【昆侖策研究院】作為綜合性戰略研究和咨詢服務機構,遵循國家憲法和法律,秉持對國家、對社會、對客戶負責,講真話、講實話的信條,追崇研究價值的客觀性、公正性,旨在聚賢才、集民智、析實情、獻明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歡迎您積極參與和投稿。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更多文章請看《昆侖策網》,網址:

http://www.kunlunce.cn

http://www.040252.live

責任編輯:紅星
特別申明:

1、本文只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僅供大家學習參考;

2、本站屬于非營利性網站,如涉及版權和名譽問題,請及時與本站聯系,我們將及時做相應處理;

3、歡迎各位網友光臨閱覽,文明上網,依法守規,IP可查。

熱點排行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建言點贊
  • 一周
  • 一月
  • 半年
  • 圖片新聞

    友情鏈接
  • 186導航
  • 紅旗文稿
  • 人大經濟論壇
  • 光明網
  • 宣講家網
  • 三沙新聞網
  • 西征網
  • 四月網
  • 法律知識大全
  • 法律法規文庫
  • 最高人民法院
  • 最高人民檢察院
  • 中央紀委監察部
  • 共產黨新聞網
  • 新華網
  • 央視網
  • 中國政府網
  • 中國新聞網
  • 全國政協網
  • 全國社科辦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軍網
  • 中國社會科學網
  • 人民日報
  • 求是理論網
  • 人民網
  • 備案/許可證編號:京ICP備15015626號-1 昆侖策研究院 版權所有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攜趣HTTP代理服務器
    安卓捕鱼达人